快点啊我还要亲下面痒 肛门 红肿 狠打_论魔王的自我修养

陈王涛 2020年05月02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虽说谈判已经是无疾而终,但这不过是宏观布局下的一次小失败而已,因此我很快便是调整回心态。

某位成功的商业人士曾经说过:今天是困难的,明天会更困难,后天会很美好,但大多数人会死在明天晚上。

归根结底,这是一个坚持本心的问题,有的人愿意多走一段路,有的人则选择临时变道或者调头就走,于是错过灿烂的太阳。

当然,这话其实安慰要素居多,毕竟就算你能灿烂一个后天,也难保你不会惨死在大后天。

要知道,构成未来的要素多到足以撑爆你的大脑,你永远不知道自己这一步走的是生门还是死门,而领导者更是得小心翼翼,一次失足或许会造成无数人的悲剧。

与其在自责上花费太多时间,我更愿意去重新规划蓝图,所谓的布局不是一蹴而就的,宏观大方向绝不动摇,细节上再因时制宜进行调整,这才是以不变应万变的真实含义。

正因如此,哪怕天枢星卫正如机械般在我一旁引路,我依旧慢悠悠地自兜中掏出传音灵石,注入适量灵力后激发其中的灵阵,在上头描绘起太阳——更正,燃烧月亮的纹样。

说来也是奇妙的事情,自从得到这枚通讯神器之后,我不禁有种化身为时代弄潮儿的感觉,仿佛是在都城中生活一段日子后,再去看落后的乡村一般,难免会有一些别样的优越感。

说得形象生动一点,我现在觉得不止是整个魔族,连整个人族,都落后得犹如原始社会,他们丝毫不明白通讯技术的革命与普及意味着什么。

天枢星卫显然察觉到我这边的举动,虽然依旧在前进,步伐明显变得有些不规律,宛如是扛着锄头入城的农民一般,哪怕隔着那张北斗七星的面具,我也能捕捉到她那惊疑不定的眼神。

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人们在望见不可思议的事情的时候,总会心生疑惑,但这是好事,这意味着历史将要迎来进步,世界会变得更加条理清晰——

「赫蒂,你们现在在哪里?」

「哦,在公会吃早餐呢,饿得慌。」

「——」

赫蒂单凭简单的一句话,便打碎我的未来展望,让我想起残酷的现实。

我下意识地一揉自己的腹部,其实胃部并不在那里,而在更靠近心脏的位置,但这一动作总是不可思议地自然形成,或许是因为那一带占据有消化系统的主体。

——嗯,不饿。

我耐心聆听肉身的呼唤,但想来是〈米斯特汀〉的反哺物质中有特殊的营养成分,我并没有感觉到饥饿,也不知道这算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样下去我怕不是要越发脱离人的范畴。

「……」

——啊,我本来就不是人来着。

我顿时觉得心里踏实起来,想想魔族中人当真是千奇百怪皆有,我堂堂魔王要是太正常也有违魔道,这智商已经基本定型算是不能改动的,那么也只有进行肉身改造才符合利益,像是拳头能飞出去又飞回来就很不错。

所谓远近结合,再配合高度的感知能力,这便是最为理想的立体式打击。

「殿下,你饿得说不出话了吗?」

「不,只要你们饱了,我自然也饱了。」

「殿下,你什么时候变成唯心主义者的?卖火柴的王者我可不想看到。」

「放心,就算我真的沦落街头,也不会卖火柴这种销路有限的商品的。」

「……我觉得殿下你提出这个假设,本身就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赫蒂有些古怪地回应道,旋即便听她悠悠然地问道:

「那么,情况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意外?这么迫不及待地联系我,多半是什么大的变故吧?」

「难道我就不能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你好消息吗?每次有什么事情,我不都总是第一时间通知你的吗?」

「因为那是业务联系,属于我的工作范围。还有,我至今为止也没听到什么好消息过,难道殿下你敢说,这一次的会是好消息吗?」

「——」

「呵,男人都不可信,说一套做一套,好比老**戴胸罩,一套又一套。」

「——」

我真想把赫蒂拎到希尔特面前,让他看看什么才叫泼妇骂街,相比之下,我觉得我已经算是温柔的。

「好吧,我不否认这是一个坏消息,不过也算半斤八两,柯莱特那个女人也被摆了一道。是这样的——」

我将整个谈判大致为赫蒂说明一番,而她听到柯莱特与雪莉被要求订婚时,竟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幸灾乐祸地说道:

「呵呵,这一手玩得倒是清新脱俗,没点百合思维是绝对想不出来的,我们的国王陛下私底下也许和伊芙的关系不错……不过那位公爵也是出色,这种联姻都敢应下,都不知道该说他是聪明还是荒唐了。」

不愧是我看中的女人,思维逻辑和我无比相似。

「笑话人家要适可而止,现在我正准备离开十二宫,天枢星卫在我边上带路,你说我现在甩掉她,去弄死雪莉怎么样?『雪莉娜·布朗杰尔』不死的话,我们的利益诉求不完整啊。」

因为传音灵石是以灵气为媒介的,焉而天枢星卫只能听见我的声音,却听不见赫蒂的声音,但单单是我这一句话,便令得天枢星卫如炸毛的野猫般,一瞬间进入到高度戒备态势,隐藏在暗处的其他两名七星卫也有一些动静。

「这样多无聊啊。」

赫蒂显然知道我是在演戏,笑声中不禁多出几分深邃,这才是幽声说道:

「没能抹杀雪莉娜,的确是我们的败笔,但让雪莉与柯莱特订婚可是他们的败笔,我手头可还有着一道致胜法宝,要是在她们的订婚仪式上拿出来的话,啧啧啧……那场景一定很美。」

「致胜法宝?」

我不禁有些诧异地挑起眉梢,一时之间未能想到赫蒂指的是什么,可既然赫蒂有如此自信,那么首先那肯定是有奇效的东西,问题是,能搅乱订婚仪式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难道是雪莉戴假胸的证据?还是她们两个不孕不育的事实?

归根结底,王女和公爵千金订婚这种事本就极端诡异,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玩意儿能搅黄局面的。

想来是见我并无实际行动的迹象,天枢星卫很快又是解除戒备,而暗处的两名七星卫也是收敛敌意,可我的「血感」依旧能捕捉到他们的位置。

「这么好玩的事情,我可不会提前揭秘。等到什么时候那两个人准备正式订婚了,殿下你就知道我所谓的致胜法宝是什么了,真等到那一天,雪莉与上官可怜也相当于我们的囊中之物了,总之尽情期待吧。」

我虽然并不知道赫蒂的自信从何而来,但不得不说,她的自信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以至于我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或许……她有作为传销头子的资质。

「殿下,你才是传销头子。」

「开什么玩笑,我搞得都是正经的宣传,哪里有蒙骗别人的要素。」

我一本正经地指摘道,旋即又听赫蒂轻笑一声,说道:

「那接下来,殿下你是先和我们汇合吗?任务既然已经失败,总要和公会长通报一声才行。不过指名任务失败可有些麻烦啊,会直接影响到位阶的评定。」

「我就算一辈子当个B级也无所谓,公会不过是个方便的停驻点而已。不如说,现在阿西莉娅这支队伍实质上分崩离析,安洁儿只是挂名,雪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出来,想升阶也没法升阶,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考量。」

——嗯?好像……漏了一个人,是谁来着?

我忍不住泛起嘀咕,而赫蒂却是意味深长地沉吟一声,有些模棱两可地说道:

「阿西莉娅的话,应该是没问题的……比起这个,殿下,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先和我们汇合吗?还是你要单独行动?」

「我之前托你准备的东西,已经搞定了吧。」

「当然,没想到我堂堂SSS级勇者,居然也会有去挖矿搬砖的一天,殿下你的良心都不会作痛的吗?」

「痛啊,痛彻心扉。」

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愉快的弧度,一听赫蒂漏出不屑的冷笑,我这才是继续说道:

「准备好就好,虽然任务失败了,但总要捞回一点成本的,总之先把那家伙逼到绝路再说……她应该还没提前走人吧?」

「她也不像是会接受分期付款或者延期付款的人呀。」

「那就行,我接下来过来找你们,你们待在那边就好。」

「……真的不饿?」

「不饿。」

「哦。」

赫蒂很是果断地切断传音灵阵,语气中竟是难得有几分郁闷,而我大概也预料到那边是什么情况,忍不住失笑着一抹鼻尖。

「你手里的……是什么东西?」

眼看着我要将传音灵石收回兜中,天枢星卫到底是按捺不住地出声问道。

「这个啊?」

我很是古怪地挑起眉梢,冲着天枢星卫摇起传音灵石,佯作深思地沉吟一声,这才是说道:

「一种由我们组织最新研发的尖端科技,放在耳畔你会听到来自星辰大海的神秘讯息。」

「……什么讯息?」

我自天枢星卫的身旁悠然迈过,一步走出天秤宫底部的大门,旋即指向那无比灿烂的太阳,扭头咧嘴道:

「天晴了。」

意思是,不要再白日做梦,我岂会告诉你答案。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快点啊我还要亲下面痒 肛门 红肿 狠打_论魔王的自我修养》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