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惩罚的祭祀by全文阅读 我也主动吻他_偷猫小分队镇魂电视剧同人

陈王涛 2020年05月07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我们翻阅了所有资料,一共找到八十六种水系地星异能,可范围太大,没办法精确匹配。”祝红站在会议桌前朗声道。

大庆缩起双腿和赵云澜各占着皮沙发的一边,无奈的叹了口气。“反正磨蹭到现在,连根地星人的毛都没捞着。”话音刚落,他却突然“哎”了一声,整个人都变得兴奋了起来,“要不把黑袍使请出来吧。”

赵云澜一脸嫌弃的取出嘴里的棒棒糖,非常果断的拒绝了:“不行。”

林静突然猛地一巴掌拍在了桌上,站在他身边的小郭忙好奇的把脑袋凑到了电脑屏幕前:“有结果了!这浴缸的水,不是来自龙城管道,而是东口水坝下的河水。”

“吴天恩!”楚恕之立马推开椅子站了起来,气势汹汹的就要往门口走。

“站住!”赵云澜忙开口喊住了他,“咱们现在还没有确切的证据,我可不想再被他逃脱一次了。”然后,又把手里的棒棒糖塞回了嘴里,默默的思考起了对策。

“你们有没有觉得,我们可能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先入为主了。”俞笑笑犹豫了一下,还是带着试探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怎么说?”赵云澜坐直身体,好奇的望向俞笑笑,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我们现在手上没有任何证据能直接证明吴管家绑架了黄麟奇和李佳琪,而且老楚他们还在逮捕吴管家的时候听到了‘回来’的字眼,那我们不妨可以做一个大胆的假设,凶手其实另有他人,而吴管家,认识这个人,并且两人的关系可能匪浅。”俞笑笑想了一下措辞,半露不露的提示道。

赵云澜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低声道:“的确有可能。”

“吴天恩认识且关系亲密的人和黄、李两家有仇?”大庆皱起了眉头,“可吴天恩不是说黄家人是他的救命恩人吗?这说不通啊。”

“会不会吴管家他其实不知道两人之间的仇恨?”郭长城小声插嘴,“这种桥段我在见过很多的。”俞笑笑不得不感叹,不愧是小郭身上那些厚的和牛津字典似的功德,这不靠谱的猜测也能分分钟成为神补刀啊。

“小郭啊,别成天看那些没有营养的爱情狗血剧了,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不知名的巧合呢。”祝红翻了个白眼,抬手在桌子上敲了敲,“现实是开放且残酷的,多的只有那些在明处的一把把飞过来的刀子。”

俞笑笑下意识看了赵云澜、郭长城还有楚恕之一眼,心中默默的为祝红所说的话默哀,嗯,的确都是架在明处的尖刀。

赵云澜神思恍惚的听着大家东一句、西一句的把话题越扯越远,隔了好一会儿,他才舍得把屁股从沙发上挪了下来:“你们先聊着,我回办公室去打个电话。”然后,抓起自己放在会议桌上的手机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欸,我怎么觉得赵处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啊。”林静盯着赵云澜消失在门后的背影,小声道。

“他那是无奈的表情好吧。”楚恕之没好气的重新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一个个的一天到晚都没个正行,明明是在聊案情,可结果呢,没两句就扯到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上面去,你让他还能对你们说什么。好好工作,别聊了!”

见楚恕之满脸严厉,大家也都只好相视着吐了吐舌头,噤了声,重新埋头于分配到自己身上的调查任务中去。

可是谁也不知道,赵云澜之所以神思恍惚的回了办公室,那是因为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沈巍打电话,然而,他的身体向来喜欢先思维一步,已经拨了出去。

赵云澜右手拿着电话放在耳边,舒舒服服的靠在了自己的椅子上,双腿悠闲的搁在了办公桌上,摆出了一副相当标准的预备煲电话粥的状态。

“喂,你好。”沈巍正仔细翻看着手里的课本,听到电话铃响,便下意识的接起放在耳边,随意的开口道。

“沈教授在哪里呢?”电话那头熟悉的声音让他忍不住一愣,左手食指不经意的在课本的页角上打着圈圈。

他强压下嘴角的笑意,不冷不热的回答:“您打的是我办公室的座机,我当然在学校了。”

“沈巍,你今天一直在学校吗?”赵云澜开门见山的抛出了自己的问题。

沈巍顿了顿,没有直接回答:“赵处长,你什么意思不妨直说。”

“可是我在外面看见你了呀。”即使当时只是顺着吴天恩的视线匆匆瞥了一眼,但赵云澜依旧坚定的认为那个背影就是沈巍。

“怎么?我们学校又有案子了吗?”沈巍算是变相承认了。

赵云澜突然笑了起来,说话的语气又变得阴阳怪气起来:“哎呀,我还真是要庆幸,如果沈教授是我要对付的犯罪嫌疑人,那还真不知道是谁输谁赢呢。”

然而,也就是沈巍那家伙还是愿意一日既往的宠着他,没办法,谁让自己的夫人难得这么主动,会大晚上的给自己打电话:“那怎么听起来,我好像还在你的嫌疑名单里?”

“但你也要知道,如果你真的有问题,我一定会查出真相的。”赵云澜虽然怀疑未减,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要去试着相信电话那头的那个人。

“那我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赵处长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全力配合。”既然对方已经摆明了自己的态度,沈巍自然也不会惺惺作态,便毫无保留、直截了当的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好啊,刚好我有一些问题呢要请教你。”赵云澜非常顺溜的借此机会向沈巍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并和他深入探讨了一下有关案情的细节问题,一眨眼,就是煲了近两个小时的电话粥。

赵云澜无意间抬头瞄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指针停留在了十一点四十分的位置,他见自己的问题也都被对方理的差不多了,忙开口道:“真是不好意思啊沈教授,我光顾着和你打电话都没注意时间,你看这不知不觉都快十二点了,我就不霸占着你的时间聊案子了,你快点收拾收拾回家吧,最近龙城不是很太平,一个人在外要多注意安全啊。”

“谢谢关心。”沈巍虽然嘴上淡淡的,可心里却甜的都要发腻了,“你也是。”

“我可是特调处处长,那个没脑子的地星人敢在我眼皮子底下瞎转悠。”赵云澜笑道,“快点回去吧,我挂了,再见。”

“再见。”沈巍挂上电话,嘴角终于得到解脱,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的确,这里还真有一个看见赵云澜就没什么脑子的地星人。

赵云澜将自己和沈巍一起理顺的思路全部整理在了自己的小本子上,然后什么也不想的躺在了自己的小沙发上,闭目养神。具体任务还是等明天早上再布置给大家好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养精蓄锐,好好把这些天的疲惫一睡而净。

“老楚、小郭你们俩负责跟踪吴天恩,他可能随时会和我们要逮捕的犯人见面,一旦发现犯人就可以进行逮捕。我昨晚和专业人士讨论了一下,这个犯人的异能可能是以水为介之进行攻击和逃跑,所以你们俩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哦,对了,黄家和李家的人说不定也会派人跟踪吴天恩,你们记得留心一下。”赵云澜向来浅眠,枕边的闹钟一震动便睁开了双眼,他简单的洗漱了一番,就跑去大厅叫醒了一个个睡得歪七扭八的众人,吩咐道,“其他人,在处里待命。”

俞笑笑想了想,举起手:“赵处,我申请协助老楚和小郭一同前往,多个人也好多分照应。”

“好,那你就一起去吧。”赵云澜点点头,“有你在也能稍微压压老楚冲动的性子。”

得了吧,有小锅巴在身边陪着,老楚这家伙连宝贝都还来不及呢,哪有功夫冲动办案置他于危险之中啊。

三人从黄家一路尾随吴天恩走到了东口水坝,只见老人家将手里的拎包随手放在地上,席地而坐,满眼沧桑的望着平静的河面发呆。

小郭默默的拽着老楚的衣角跟在他的身后,当他看见不远处的竹林里躲着两个鬼鬼祟祟、身着黑西装的男人后,便抬手指了指:“楚哥,你看那边,那两个人是不是就是赵处说的,黄、李两家派来的跟踪的人啊。”

楚恕之点点头,冷漠道:“看来这黄、李两家人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若不是做贼心虚,又何必辛辛苦苦的派人来跟踪吴管家。”见郭长城疑惑不解的样子,俞笑笑便开口补充道。

他们这边还在小声议论着呢,那边的吴天恩已经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你这小子呀,老爸是最了解你的了,从小就爱捉迷藏,前几天我又梦到你了,还有你妈妈······”还没等他把说完,一个身影破水而出,停在了河面上。

“又被赵处说对了。”郭长城兴奋的拽了拽楚恕之的衣角,引得楚恕之和俞笑笑都不由侧目看向他,不过前者的目光里带着一抹气愤的杀意,而后者则是憋着笑在替小郭默哀,只有小郭还满脸敬佩的继续往火上浇油,“赵处连他穿水而过都能猜到,真想知道他是怎么推理出来的。”

楚恕之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把视线重新转移到湖边二人的身上,淡淡道:“赵云澜人都不在这,你拍他马屁有用吗?”

“晓君啊,你真的回来了!”吴天恩一扫脸上原本的阴霾,忙笑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你终于愿意见我了呀。”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儿子冰冷的声音:“老头,你有完没完,上人家门口来哭丧了是吗?”

看着水人踏着水面缓步走上岸的样子,郭长城目光呆滞的轻声赞叹,楚恕之有些嫌弃的瞥了一眼躲在自己身后,看上去就没怎么见过市面的人。

“你真的回来了!”那头的吴天恩还沉浸在父子重逢的喜悦之中,“终于愿意来见我了!”

可是很明显,吴晓君并没有丝毫的喜悦与快乐,他只是冷着脸,把当年自己所遭遇的一切变成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的还给自己面前的这位父亲:“还有脸来找我。你恨不得我死了,就没人知道你有一个怪物的儿子了吧。”

“不是的呀。”吴天恩忙解释道,“他们跟我说你死了,他们还带我去你的墓地,我每年都去那上坟的呀。”

吴晓君自嘲的笑了起来:“我的墓地?他们把我丢在荒山野岭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找我!”

吴天恩愣住了,因为他所知晓的真相,似乎和自己儿子嘴里所说出来的,并不一样:“他们?”

“赵处,黄家和李家通电话了。”林静忙把手里的耳机递给赵云澜。

赵云澜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迅速戴上耳机,准备去验证昨晚自己和沈巍所讨论出来的前因后果。

“他以为孩子是我们不小心弄丢的,现在去找他了。”黄老板道。

“那他们见面了?不是要露馅了吗?”李老板心虚的说。

“你不是派人跟着吗?”黄老板顿了顿,小心翼翼道,“找个机会,干掉他们。”

“看来我们猜的没错,这案子的□□还真是黄、李两家,我去黄家看看,林静你发条短信给老楚他们,让他们把吴家两父子安安全全的给我带回处里来。”赵云澜说着便随手套上了外套,拿着车钥匙就往门口走去,嘴里嚷嚷着,“这世界真是反了,两个大人竟然因为自己害怕,就把人家不过六七岁大的孩子带出去扔掉,恶人自得恶果,我就不行他俩还真能一手遮天了不成!”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被惩罚的祭祀by全文阅读 我也主动吻他_偷猫小分队镇魂电视剧同人》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