惩罚军服前列腺 和值夜班的护士做了_转生不死者与亡国公主的流浪旅途

陈王涛 2020年05月09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A级的十人连斩。”

多利与多滋看着我的表情有了些许的变化,多了几分恭敬的神色,当然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强者理所当然的会受到尊敬,除了国家最顶尖的那帮人,毫无疑问A级的十人连斩已经是能够见到的最高战斗力了。

“所以,不用担心我哦。”对我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刚拿到的装备自然是要进行实战的训练才能调整的更加得心应手,更何况这也能帮助兄妹两人,一举两得的事情多好。

“请栖小姐帮我教训下那帮坏人。”在多利犹豫的期间,多滋直接开口求助着,我能体会到多滋的想法,当她看着众人欺负多利时候的无助感,泯然一笑,我摸了摸多利的脑袋。

“自然。”这是承诺,必会实现,我进行的任务还从来没有失败过,一方面得益于我对自己的能力把握到了极致的地步,从来不会接受超出自己能力范围,那么失败的几率也会相同的压制到了最低。

“呼~那么请栖小姐帮忙了,当然只是需要教训一下就行了。”多利宠爱的看着妹妹,苦笑一声,深深的向我鞠了一躬,我当然没有将团队全部抹杀的想法,只需要杀鸡儆猴就能起到效果的事情自然不必费更多的力气。

虽然我还没有远程武器,可是通过我的魔法完全适用于暗杀的手段,转头看了一眼逐渐暗淡的天色,晚霞红火的像鲜血一般让人沉醉,夜幕无疑是我最好的帮手,“好的,我接受下了这份工作,那么开始任务了。”

“这个是最普通的储物戒指,可以存放铠甲。”多滋将一枚戒指塞在了我的手中,我将魔力注入到戒指中查探,能够感知到一个还算宽敞的储物空间,摘下头盔,铠甲随之消散而去,完整的摆放在储物空间之中。

“再次使用魔力将其取出就能复原原先的状态,就不用每次穿戴啦。”多滋提醒道,真是方便啊,各种意义上来说,我将戒指戴在了右手的食指上,握了握拳头,冰凉的触感,美妙的外观就算是装饰来说也是非常棒的,我收下了多滋的第二份好意。

在两人的目视送别下,我离开了店铺,我已经感知到了刚刚那行人的魔力,呵,果然是群自大的家伙,仗着自己的团队能力,完全没有隐藏自己魔力的意思,要找到真是轻而易举,“危险的人,应该就那一个了吧。”自我低语道,只要解决掉那个领头的人,群龙无首,那么自然就会人心涣散。

将自己混迹于人群之中,自己的外貌过于醒目,达到了无论是任何人遇到都会多看几眼的地步,和樱在一起的时候更是如此,所以利用人的视野差,最大化的隐藏住自身。

“发现目标团队。”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是要回到自己的据点了,由于住宅区人群的数量慢慢变少,隐藏在人群之中的办法就无法奏效了,只能放慢脚步,慢慢拉开彼此之间的距离,单纯论眼力来说,身为不死族的我也拥有着相当的自信。

在这样的跟随下,大概经过了十分钟的时间,眼前的团队终于停下了脚步,抬起头观望着,唔姆,果然佣兵也是个高风险高利润的行业,更不用说这样稀少的A级佣兵团队了,眼前的住宅可以说是与嫣然小姐的相差无几,但我想也会有嫣然小姐过于慵懒不在意这些的原因吧。

看着他们走进了住宅,四周观望了一圈,因为住户都是佣兵,所以安保措施都是由本身自行负责吧,意外的松懈啊,真是自信的一群家伙,凡事都会有意外,保持着慎重是身为佣兵的基本素质,很明显他们缺乏着这点。

二楼没有人呢,眯了眯眼,对于这帮人来说,确实可能二楼没有任何的人监视,可是对于那个家伙来说,肯定有相关的对策,或许直接进入会触发某种机关来着,一楼呢......难度稍大,我没有把握能够不被发现,那么.....换种角度思考,直接进行远距离击杀的话,倒是不用潜入了。

狙击的条件是,拥有目标人物的视野,开阔的狙击空间,我往此处住宅的四周观察着,和它同样高的建筑不在少数,这点也满足了,但是住宅的所有窗户都被严严实实的用窗帘遮掩住了,想必这也是那人的指示吧。

想要使目标人物暴露在视野中,我的脑内高速思考着,爆炸,能够吸引到注意力级别的爆炸就行,可是我并没有相关的魔法和物品,排除掉这条,“对了.......我不是还有我自己吗?”根据印象,这只团队里没有女性,说起来很羞耻,拿自己进行勾引,既然拥有着这样的能力倒也是没有不利用的道理。

用女性吸引男性的注意力,的确是常见的手段之一,只不过我从来没有用过,涉及到他人的危险是我不想看到的,嘛,这次执行的人是我倒是没有后顾之忧了,深呼吸一口气,调整好情绪,往大门处走着。

“kimo(恶心)。”一想到自己接下来的行为,无声的调侃了自己一句,敲了敲门,立刻就有人回应道,“谁啊?”能够听到脚步声往门口靠近,但是只是停在了门口,没有开门。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是佣兵工会的人,这次来是和你们介绍一下关于工会和黑王王国一起举办的比赛的。”我故意使自己的声音娇柔的听起来让人心生萌意,还好我是经过训练的,是不会轻易的笑出声的,哈哈哈哈哈。

“是这样啊。”听到声音是女性,果不其然就将门打开了,眼前的男人正是刚刚带头闹事的男人,看到我之后,一瞬间表情就产生了变化,呵,男人果然都是这样(你不是男人?哦,你是女的没事了),冷漠的表情瞬间变得献媚。

透过男人的往身后的房间内看去,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门口,大部分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而那个我猜测为队长的人,至始至终都在观察着我,强烈的注视感让人有些不自在,可我不能有任何的变动,不协调感会瞬间暴露我。

“队长,是佣兵工会的人。”男人朝身后呼喊了一声,“是吗?让她进来吧。”呼应的人并不是我猜测的那位,而是另一个陌生的男人,不用意外,并不是我搞错了,这是掩藏身份的通用手法之一,让他人站在前面,将自己隐藏于其身影之后。

这种做法确实可行并且高效,能够吸引他人的目光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那个假冒的领导者身上,这样就能够有足够的空间与时间暗地里进行操作(在栖的认知中,实力最强者为队长是他的认知,所以也有可能本身就是如此的可能性存在)。

我跟随着男人走进到了房间内,用魔力感知着,能够明显察觉到了魔力量总共有十八人,“那么小姐说吧,不要在意其他的人,这帮家伙比较难管教。”男人充满着和蔼笑意的摊了摊手,我礼貌的微笑回应着,我讨厌这个男人,团队的领袖绝对会影响队伍的气氛,隐藏在笑脸之下的是什么无从得知。

在我简单的叙述过后,我开始了自己的计划,“话说为什么不开窗呢,全部用窗帘挡着没法换气呢,新鲜空气是十分必要的哦。”我伸出手准备将窗帘掀开,突然一只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慢着。”

嘶哑低沉的声音,我回头看了抓住我手的人,正是我所担忧的男人,暴露了吗?不能有所动摇,我提醒着自己,与其对视着,询问道,“怎么了?”握紧拳头,随时做好召唤铠甲进行反击的准备。

“我见过你,在佣兵工会。”此刻,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我的身上,“你不是佣兵工会的人对吧,并且,你很危险。”男人的话语没有任何的波澜,

糟糕,我没有计算到这一步,如果他在那里我没有感知到的话完全是可能的,那时候的状态过于放松了,“你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在他询问中,我观测到所有人都已经准备好了攻势,只要我有一点其他的举动,相信下一秒所有人都会动手。

叹息一口气,是我的失误,那么接下来只能改变思路了,“呀嘞呀嘞,你才是队长吗?那么接下来你们想做什么呢?”我有恃无恐的表情让他们有了些讶异,这也是心里的一种博弈,不过,我确实有能力将他们全部击杀就是了。

“是的,隐藏在黑暗之中对我来说不是更好吗?”男人微笑的将自称为队长的男人拉到身前,“不用承担风险,只需要给这家伙一点女人,就会乖乖的替我卖命。”

“......”我陌声注视着两人,这点我早就明白了,眼前的两人更像是自说自话的小丑那般让人可笑。

“不交代吗?那么,大家需要女人乐呵吧,眼前这个不就是现成的嘛!”男人嘶哑的声音表现出的欢呼雀跃语气实在是刺激耳膜,说完,所有人的眼神更加如狼似虎,色欲的眼神在我的身上看来看去,真是令人恶心作呕。

虚假的队长男还是保持着微笑,只不过他的手伸向下面,“不要担心,让我好好疼爱你吧。”早就知道这家伙一定隐藏着本性,没想到会恶心到这种地步。

教训他们吗?不,我的脑海中对他们只有剿灭的想法,确实面临与不死族的战争中,顶尖的力量是十分稀缺的,可是啊,我更讨厌眼前的人啊,比起单存的种族战争,眼前是人性中恶的部分。

将未来交在他们手上?开玩笑!背负的未来,由我来承担就行了,给予我力量去审判,那就让我随心所欲,这是我的道路,这是身为私法制裁者的我,两世的选择。

“是吗?我也缺少值得让我乐呵的人呢。”魔力灌入戒指,银黑的铠甲慢慢附着在全身,龙造型的铠甲让自己填了几分英气,轻咬舌尖,临空一吐形成一把血空色的长剑,银黑与鲜红相互交织着,意外的妖异感显现。

现在的我,样子更接近本来的她吧,“那么,it's show time,今晚,一个都逃不掉。”

“是吗?我们可不止这么点人呢。”一声口哨的呼声,更多的人影显现出来,一直蛰伏着的守卫嘛,三十人,三十对一的较量,闭上双眼,“一只。”

砰,血红色的长剑宛若迅雷射出,众人回过身,墙壁上某人的被剑贯穿了身体钉在了墙上,没有了气息。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惩罚军服前列腺 和值夜班的护士做了_转生不死者与亡国公主的流浪旅途》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