挺腰花经贯穿 啊好涨好难受快再快_设计师

陈王涛 2020年08月13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陈西安握了一下就把手拿到桌上去了,所以钱心一连思考该不该、或是怎么机智地挣脱的机会都没有。

高远又开始拉拢陈西安。

陈毅为跟着他一唱一和:“陈工真是太谦虚了,力学中最复杂的异性双曲都没问题,小蛮腰肯定不在话下。”

陈西安这回没有打太极,拒绝得非常彻底:“抱歉高总,谢谢您的抬爱,和单曲双曲无关,是我个人的原则问题,高度大于二百米的超高层,计算模型我是从来不接手的。”

在座的集体一愣,越高的超高层越能突显出一个结构计算师的功力,如果一个五百米高的地标竣工,普通人乍一眼会觉得这楼真气派,而业界人士的第一印象会是这个计算师真厉害,因为设计可以天马行空,而能否实现结构说了才算。

而且计算很难,结算师本来就小众,一旦有个成型的作品,立刻就能跻身到一流的平台。陈西安拒绝超过二百米的超高层,那就意味着他将功成名就的可能关在了门外。

钱心一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他那天在城科楼顶失态的样子,他侧头看了陈西安一眼,不知道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关联。

高远惊讶地问道:“为什么?说实话,这种机会真的很难得。”

“因为风,”陈西安的手指动了动,他似乎措了下辞,这才抬头说,“我们都知道,风荷载是一个建筑定位的标准,但风是我们无法把控的东西,国标可以给行业一个测量好的均值,但它们只适用于平层建筑,超高层一枝独秀,只能通过风洞试验这一种手段测出体形系数,但是很遗憾,我不相信风洞试验。”

GAD没做过超高层,所以屋里这几个,只有陈毅为在JMP学习的时候接触过风洞试验室,而试验还是前辈的。他虽然没有深入了解,但相关行业造飞机汽车都是采用的这种试验,产品一样投入使用。

别的不说,就说暂时位列世界第一高楼的迪拜哈利法塔,同样做的风洞试验,至少到目前还屹立不倒。所以他这个理由挺无中生有的。

高远看向他,陈毅为立刻去看陈西安,笑着说:“陈工,就我所知,建筑的风洞试验在行业内已经是很成熟的检测手段了吧,如果是你曾经合作过的实验室有问题,我们可以换业界最好的来做试验。你看,高总特别希望你能加入这个项目,钱所是你的搭档,一定也希望和你并肩作战。”

他这话说得有点水平,直接把还在讲条件的钱心一拉下了水,要是陈西安接着拒绝,那就一下拂了公司最大的两张面子。而且钱心一也不能跳出来否认,因为高远的火气还没降完,他还赶着撞枪口,那么情商就太低了。

不过陈西安还是拒绝了,无论是不给高远面子,抑或是把搭档拱手让人,他有他自己的底线,一如钱心一对安全的坚持。

“抱歉,我还是不能参与,”他虽然有些为难,但态度全然坚决,只是话在出口的时候顿了顿,看了钱心一一眼,“如果我的坚持与工作岗位的职业需求有冲突,那我可……”

是个人都猜得出他接下来的半句话,上星期还有外国人来公司专门给他送入场券,高远虽然没弄清他们之间的关系,但陈西安这个人深藏不露的感觉还是挺明显的。

这个时期,不说人才,想招个靠谱上手快的人都不容易,高远坚定了要牢牢抓住陈西安的念头,因此不可能对他像对钱心一那么生气。他连忙打断话,笑道:“也不用现在就给答复,你再考虑考虑,这样吧,反正毅为都讲得差不多了,要不咱们一起吃个工作餐,也算给心一接风洗尘。”

于是钱心一的问题也不了了之了。

吃过晚饭回去的路上,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钱心一看着车窗外,忽然问了句:“要是高远强迫你算小蛮腰,你真的会辞职吗?”

陈西安愣了下,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公司不止我一个计算,高总应该不至于把我逼走。”

紧接着他反应过来,忽然有些小期待:“如果我真的要走,你会留我吗?”

钱心一犹豫了半秒,回头看着他的侧脸,正色道:“如果你仅仅是因为高远逼你就要走,那我不会留你,因为这种情况会很普遍。但如果是有其他原因那另当别论,你为什么不肯算二百米以上的超高层?”

看来饭前那个虚无缥缈的风理论没能取信于他,陈西安忍不住笑了笑,轻轻地说:“心一,我讨厌风,讨厌风洞试验,你注意到了吗,我开快车从来不开车窗。”

他的笑容里掺着点悲意,或者还有其他东西,神态有种不同往常的脆弱,钱心一呐呐地闭了嘴,一下就不敢接着问了,怕知道得太多了僭越,但是不知道又总忍不住去想。

小蛮腰的事情高远和陈毅为在瞎忙活,几个所长还是负责自己的事,在他们停下来开会之前,偷了点自由的时光。

陈毅为或许事儿多,但有些观点还是中肯的。比如他跟高远嚼耳根子,建议大家都去参加展会见见世面,高远觉得在理,强制要求所有人都去观展。

大家凄凄惨惨地嚎忙,但是有半天空闲到底是暗爽。

门窗展会设置在一个四星级酒店,从酒店大堂到二层的休息区会议室,全是展商和待讲的专家。

陈西安给钱心一留了卡,两人从VIP通道进的展区,免去了排队的困扰,剩下的赵东文一行,钱心一打了金鑫周经理的电话,让人带他们进的场。

办在酒店的展会肯定不如市展规模大,参展商和展品都相对少一些,但是因为名额限制全是新精品,价格也高。这次展会的主要目的也不是销售,而是一系列的品牌商在此结成联盟,防止行业内恶意压低价竞争,造成两败俱伤。

两人在展区转来转去,展品和去年的大同小异,等到十一点,去了二楼中央会议室,验卡机读出两人的卡编号,安检的保安立刻举起了对讲机,把他俩拦在了原地,弄得他俩像是危险人物似的。

钱心一摸摸鼻子,茫然地问陈西安:“你这不会是假票吧?”

陈西安:“……应该不会吧。”

事实证明票是货真价实的,而且还是尊享版,很快库伯斯从会场里出来,笑得找不见眼睛地跟陈西安打招呼,又问了钱心一的身份,把两人引到了贵宾席。

让钱心一惊讶的是,陈西安坐下后,前面一排有个贵宾转过来跟他打了个招呼,陈西安尊敬地问了好,两人就随意地聊起了家常,陈西安笑着说他现在还没结婚,那中年人还向他推荐外甥女。

陈西安说他有喜欢的人,还让钱心一作伪证,说他也认识,钱心一干笑着印证了,屁股底下坐的像是针毡。

十一点十分的时候女主持人上去开了场,接着从小台门那里走出个老头,矮矮瘦瘦的一个外国人,往台上一站,虽然普通话很蹩脚,可是那种真大师的气场一下就散发了出来。

这是钱心一第一次见到康纳·冯,却发自内地折服在了他的建筑构想和美学天赋上,见了这种人,他才知道自己差得有多远,他这辈子都到不了这种境界。

想得到,表达得出,而且让不懂的人也一听就明白。

康纳博士说得不多,先提问题给自己,然后用项目解决它,他说了迪拜的哈利法塔、上海中心大厦等世界高楼的设计概念和施工难题。一个半小时很快就过去了,雷鸣般的掌声里,他提起了一个人。

他说:“我面试过无数的优秀人才,他们现在都有不错的前途,可是给我印象很深的一个年轻人,他却不在这其中。我个人觉得他非常有天赋,大家可能都知道我的恶趣味,喜欢让人站楼顶,因为这个,他与我失之交臂,我虽然觉得很遗憾,但他确实没能通过我的试炼。可是我记得他的回答,非常可笑,他说他害怕,一个连站在高处俯瞰城市的勇气都没有的设计师,永远造不出通天塔。”

会场登时响起一片哄笑声,钱心一下意识去看陈西安,他直觉康纳博士说的是他,却意外地发现他十分平静,专注地盯着台上的老者,神态温和恭敬。

“但是……”

博士话锋一转,忽然严肃起来:“对我来说,十分振聋发聩,楼越建越高,或许是因为空间不足的原因,但目前的症结在于一味地比高,其实没什么必要。建筑确实需要突破极限,来展现科技的一部分力量,但是在科技之外,攀比不需要超级高层,异形也可以。我后来看过这个年轻人设计的一个异形双曲面建筑,非常完美,像个艺术品。年轻人,你愿不愿意跟我分享一下这个优秀的异形模型,以及这些年从事这一行的心得和体会?”

老人浑浊的目光穿越距离,落到这片席位,许多人茫然地跟着看过来,在他们中间寻找“年轻人”。

陈西安久久没动,钱心一恨不得轰他上去,一面又想起那天他随口提的那句“想,但是我去不了”。

原来他曾经去JMP面试过,只是因为害怕,被刷了下来。

可他为什么会害怕女儿墙,甚至又讨厌风呢?

钱心一脑中灵光一闪,赫剑云憎恶的脸霎时掠过,他看了垂着眼的陈西安一眼,觉得他的好奇心有点危险。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挺腰花经贯穿 啊好涨好难受快再快_设计师》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