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去上班 厨房里抱住掀起裙子_米洛丽幻想

洪佳乐 2020年08月13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琉奈呆呆看着镜面崩塌后露出的景象,嘴唇翕动却不知此刻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镜座后是一片碧草如茵的苍翠绿野。

天空澄澈,纤云不染,随风荡漾的草地五彩缤纷的花枝奇斗艳地盛开,在阵阵清风中飘摇,送来旖旎袭人的花香。一条土黄色的泥路在低矮草地中蜿蜒至远处山坡的巨石阵中。

“莎琳一定是眼花了。”莎琳手指遮住眼睛,闭了一会儿又重新睁开,但睁得更大了。

笛卡尔从短暂的呆滞中回过神,他摸着下巴大踏步进了进去。

琉奈看看身后,此刻才发现身后是和身前一模一样的另一扇门,门后不远处是螺旋楼,他们正是从那座楼梯下到这里的,没想到三人才走几步就进到了镜中界,这安置的结界无形无影,与之前不同这一次即使琉奈也没有察觉出来,想来建筑者将他大部分的精力花在最后区域。

莎琳小眼睛发着光,像是发现有趣的东西:“这里就是罗森克洛兹沉睡的地方了吗?”

“应该是了。”琉奈此时则在思考另一个问题,那就是那个被笛卡尔吓跑的人到哪儿去了。

“此地才是包罗万象之处。”艾尔夏说着便朝大门走去。

确实包罗万象,想创造这样一片气象并不是容易的事。

笛卡尔已经行到距离石阵不远的地方了,琉奈和莎琳也急忙赶过去。

进到里面后琉奈便闻到万物生机的气息,起初感觉和在外面世界一样,花鸟树木、草长莺飞满足人最初的幻想,但渐渐琉奈就发现一丝不同,或者说是违和。

因为这里更像是幻想出来的世界,无论是天空飘动的云絮,五颜六色的花鸟,还是风中舞动的蝴蝶,它的一切都是恰逢其会的出现。

莎琳从草地上摘下一朵小花在鼻尖细嗅:“这里的东西和外面的一模一样,像是真的,建筑这个人真是个天才。”

琉奈抬起头看向头顶那颗太阳,起初还并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但当琉奈开始集中目力时,它虚假的模样便显现出来,那是一个悬在虚假穹顶上的人造太阳。

毕竟是虚假的,做的再像真的也是假的。但琉奈心底确实这个建造者。

巨石阵已近在眼前,不过由于几百年的岁月过去了,巨石上挂满了青苔,在巨石顶部还长着高挺树木,树上开着红色的花。

进入到巨石阵中后是块长满白红黄三色野菊花的小土丘,在那里有一方圆柱形祭台,在祭台上躺着一个人。

琉奈走进才发现躺着的是一个三十余岁的男人,他此刻的样子和生前一模一样,不像是死亡而更像是沉睡。

男人一头金色头发到肩部,脸上剑眉英挺,棱角分明,五官虽算不上英俊却十分耐看,身材高大修长却并不粗犷,那面庞的弧度带着与生俱来的冷傲却不盛气凌人。

笛卡尔是从先从四周的石阵逛了一圈后才走过来,他打量着躺在祭台上的这个男人,忽然伸手在男人头边的石枕下摸了摸。

“你干什么,想偷东西?”琉奈本想阻止他,但想了想还是放弃这个念头。他做什么那是他自己的事,况且这个人是玫瑰十字会创始人,如果同会前辈留下什么笛卡尔貌似也有足够理由带走。

听到琉奈问话笛卡尔神色先是一变,但很快镇定下来,淡淡道:“嗯。看看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能带走,结果什么也没有。”

“他就是罗森克洛兹了吧?”琉奈问道,想确认一下这个人的身份。

笛卡尔在男人修士服上端详少焉道:“应该是他。”

“已经死了几百年,为什么还能保持这个样子?”琉奈看着祭台的男人道。

“特殊的魔法和法阵、炼金药剂、甚至是诅咒都可以做到。”

“诅咒?诅咒也能吗?”琉奈稍稍吃惊。

“当然。不过具体是哪种,我要探查后才能知道。”笛卡尔说着挽起袖子开始翻动起罗森克洛兹的衣服。

虽不久前杀过亡灵,但在琉奈心中安息的人和亡灵还是不同的。所以琉奈看到笛卡尔的动作想偏过头去时,便瞧见笛卡尔挪开男人的手臂,在男人胸前的衣襟里露出了一本黑色封面的书。

顿时琉奈便觉一股强大的精神力穿透自己的身体,接着那本黑色封面的书籍从男人怀中飞了起来悬在半空,黑色书籍展开的同时无数或银色或黑色符号从书页中迸出。

“世界之书?!”“拉莱耶之书?!” 一男一女两个人的声音同时响起。

说话的男性正是笛卡尔,而说话的女性则是突然凭空出现的贝琦。

贝琦闪动的紫红色眼瞳闪动着光芒,她玉指轻勾黑色书方移动几寸,一道带着死亡气息的黑色激流打断了她的施法,转瞬间一道黑气牵引着那本书朝外飞去。

笛卡尔本来手指尖光芒隐现想出其不意偷袭贝琦的,此刻突发的异变让他打消了念头,他阴厉的目光匆匆从倒在地上的贝琦脸上划过,接着身形化作一道光点消失在原地。

《世界之书》?笛卡尔的声音在琉奈脑海中不断重复着,他呆呆地看着那本书刚才所在的位置,脑子里充斥着混乱与迷茫。

世界之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它不是该在圣地十二域的最底层吗?是克雷欧斯在骗自己还是他自己也不知道世界之书已经不再十二域了?贝琦为什么会叫它“拉莱耶之书”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的疑问突然变得越来越多,越来越纷乱。

莎琳和艾尔夏也发现了祭台的异变,两人匆匆赶来,看到蹲在地上露出痛苦表情的贝琦俱露出讶异表情。

琉奈也回过神来,他看看笛卡尔追去的方向,又看看地上的贝琦,最终还是选择留下来。

他蹲下身,发现贝琦右手上有一道黑色伤口,应该是被刚才那道黑气所伤,伤口处仿佛有黑色的闪电在游曳,她嫩白的手臂青筋暴起,手指在诡异的扭曲中颤抖。

莎琳面露心疼,柔唇轻启一个“神圣净化”成型,“神圣净化”的柔光如一团软白的雾气附着其上,却没想到这道魔法不仅没有驱散伤口的黑气,反而使伤口附近的黑色雾气扩散。

黑气中放出的黑色电流如有生命般沿着她手臂不断朝身躯涌去,每次黑气游动贝琦都发出痛苦而压抑的呻吟,她娇小的身体在强烈的痛楚中缩成一团柔弱地颤动。

“我…对不起!”莎琳见情况并没有好转甚至有恶化迹象,眸子里充满自责与惊惶失措。

琉奈目光安慰莎琳,同时他也从艾尔夏的眼睛里看到了不解。

到底是莎琳这道魔法级别太低还是这个黑魔法本身就不惧怕净化?琉奈一时拿不定主意。

遽然间琉奈回想起之前和伊达尔的那只七阶亡灵的战斗,他唤出黄昏十二乐章,手朝贝琦被伤的右手伸去。

“别碰我!”贝琦在压抑的痛苦中用尽全身力气说出这三个字打断琉奈的动作。

琉奈本意是想帮她却被她好心当做驴肝肺,再好的脾性也几分气恼,他柳眉蹙起,鼻子一皱。即使他现在的表情依旧是如此可爱但也能看出他是真生气了。

琉奈正想落井下石奚落她几句,但他还没来得及实施,所有的怒意便在贝琦眼眶中氤氲的湿气和鲜红嘴唇上渗出的点点血珠里消散的无影无踪。

贝琦紫红色的眼瞳里此时没有曾经的强势和压迫感,虽然眼瞳的光彩依旧渗人,但气势比之前要弱上许多。

琉奈心中哀叹,想来自己也没有得罪她,硬要细算上次原木酒馆那也是她先动手,而且最后她还用指甲划伤自己的手,怎么想都是她欠我。

狠下心肠弃她不顾?

可转念想到千夜,若真狠下心弃之不顾,千夜那边自己要如何解释?再说到眼前的贝琦,为上次的事耿耿于怀不管她也不是绅士所为,更显得自己毫无气量。

上次的事就先揭过吧,以后她要是再犯就开诚布公地挑明态度。

一番思量过后琉奈定下主意,心念一动黄昏十二乐章周围浮动的铭文开始闪耀。贝琦对琉奈手中的黄昏十二乐章并没有惊奇只是本能地朝远离剑的一侧挪了挪身体。

这时黑色电流沿着她手臂入侵到了肩膀,因为贝琦那件无肩裹胸百褶黑裙,琉奈能清楚的看到雷状黑气蔓延到她右肩裸露的娇嫩锁骨,并且还在快速向着心口处游去,

“琉奈哥哥。” 莎琳抱着琉奈的手臂祈求似地望着琉奈,她感同身受般地同情着此刻的贝琦。

琉奈给莎琳一个安心的笑容,虽然琉奈自己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随后他凝神静气,在自己手指划出一道伤口同时在贝琦肩上划出一条伤口。

只是这个简单且迅捷的动作贝琦的身体便是一抽,她恶狠狠地瞪着琉奈仿佛要把他生吞活剥了,原本娇艳的嘴唇要得发白,一颗虎牙深深刺进唇里,但对这些痛楚她仿若未觉。

我到底哪里得罪你了?琉奈心里有些怨念,但脸上却只能装作面无表情。他将注意力全部放在那道黑色电纹上,等到黑气靠近伤口处时立时将手按在伤口处让伤口重合血流贯通。

然而……

琉奈指尖才触碰到她,便觉贝琦娇躯先是大幅度地弓腰,接着是不断地颤抖。

只是那瞬间贝琦脸上的所有怨毒变成了恐惧,原本蹙起的眉头耷拉下来,她抱着双膝将头埋进去,惊恐地呢喃着什么……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下面一整天都塞着震动去上班 厨房里抱住掀起裙子_米洛丽幻想》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