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与老板的那些事 火车卧铺插妈妈(小说)_锖兔说他不是锖兔

洪佳乐 2020年08月13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哎呀,您真的是太客气了。”

“哪里,这是我的一点点小小心意。”穿着合体简约的灰白色和服,袖子上绣着精致的花纹,白发男人撩了一下耳边的碎发,露出了英俊精致的脸庞,温和得体的声线在安静的空间中格外显耳“希望村长能够多多包涵一些。”

某对暗暗打量的灰色眸子挪开,虽然表面上面无表情,但是内心早已笑出声。

完全变了一个人啊,宇髄先生。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pg。

虽然这样好像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

“这是小女绘川.....绘,过来。”亲昵地将手放在女孩的头顶,温柔抚摸。半晌,侧脸看到粉发少年站立的方向,没有什么喜怒的声音响起“你,把货物搬到仓库里。”

呆了一瞬,立刻反应过来,锖兔急忙低头回答道:“好的,大人。”小跑走出大门,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脱离了有些不适的气氛,转身吁了口气,锖兔走向门口的马车,认命的踮起脚尖,伸手拉住货箱,慢慢往下拖。

“欸,你一个人能......”旁边的人慌乱地捂嘴。然而下一秒看到的场景让女孩把溢到嘴边的话又吞了下去。

听到身后的声音,疑惑道“嗯?怎么了。”两只手稳稳拖住,粉发少年从摞在一起有两人高的箱子后探出脑袋,看向对方。

“没什么......请跟我来。”讪讪笑了笑,额头流下一滴冷汗。女孩束起手朝着某个方向踱步赶去。

.

.

.

“久等了,要喝口水吗。”

脸颊被一个冰冷的容器贴上,后知后觉地停止了发呆,伸手接过对方手中的瓶子。

扭开瓶盖,扬起头灌了一口水,冰凉的水渍顺着脖颈滴入衣领,用手背擦了擦嘴,将水杯还给对方。

“走吧,去民宿。”白发男人打了个哈欠,无趣地咂咂嘴“那老头真是恶心。”

心虚地环视着周围,看着空旷无人的街道,锖兔打了个哈哈。

“安心吧,他们不会听到的。”像是知道少年的顾虑,宇髄天元摆了摆手“话说回来,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些奇怪。”

“奇怪的地方?”眨眨眼睛,少年歪了歪头“是......人吗。”这里看起来也算是个有规模的村子,但是明明是白天——却感觉非常冷清。

“是啊,这个村子从两个月前就陆陆续续有人失踪。”拍了拍袖子,天元继续说道“然而这些失踪的人,都是自己离开村子,消失不见。”

“很奇怪吧~我的经验告诉我,这里面肯定有蹊跷。”束起手指,在胸前晃了晃。

“嗯......”心不在焉地随便点点头,少年口中喃喃自语。

“怎么了,无精打采的样子。”挑了挑眉,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少年。

缓缓停住前进的脚步,锖兔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将嗓子中的话吞了下去。

手掌抚上胸口,揪住衣襟,由于过度用力,指节处微微被挤压泛白。

咽了咽口水,吞吐吐出话语:“只是稍微有些不安,请不要在意。”莫名像是有什么警铃在胸腔中嗡嗡作响,一遍又一遍敲着自己的神经。

“哦。”并没有露出嫌弃的表情,相反是低头认真地打量了一下身下的少年,白发男人拖着下巴“你,是不是敏感的类型。”

收回目光,直起身子“以前我认识有跟你差不多的人,就像是野兽一样敏锐的直觉和预感。”砸了咂嘴,挠了挠后脑勺“不过也不要太骄傲,战斗中最重要的还是自己的身手,嘛......我想你应该也清楚这个。”

“嗯。”按捺下心中的不安,锖兔垂下眼眸。

头顶的发旋被按上“打起精神来,男人可不能露出这幅垂头丧气的模样。”紫红色的眼睛直直射向锖兔“再说还有本大爷呢。”搓了搓对方的脑袋,自豪带有一丝浮夸的声音响彻。

还是小孩子心性啊......

在内心默默感叹道,宇髄天元默默耸肩“话说回来,你上次说的那个......跟踪你的人,你是怎么认识他的。”企图转移话题,活跃气氛,平静地声音响彻在空气之中。

.

.

.

“..........”僵硬了许久,嘴角下拉,双唇分开,白发男人鼓起腮帮子,艰难张口“要吐了,真的要吐了。”左手捂住下半张脸,扭曲的表情浮现在脸庞上“不行,我吐了。”

“要是我的话,现在已经一刀华丽地送他魂归西天了。”

强按着内心翻滚的厌恶,焦虑地看向锖兔,说道:“喂,以后离那家伙远点,实在不行就狠狠往下面揍,不用留情。”恶狠狠地比了一个手势,宇髄天元黑着脸。

“......稍微,有点过分了吧,听起来就好痛。”而且这也不是自己想甩,就能甩开这块狗皮膏药啊。

苦笑着,锖兔挠了挠脸颊。

.

“我带了饭回来。”

风太郎提着饭盒走进屋子,憨厚温柔说道。

身后的跟着叽叽喳喳如同雀鸟的少女“这个地方好荒啊~果然还是大一点的城镇待的舒服。”

“给,这是你的。”把餐盒递到发呆的粉发少年面前,寸发少年勾起嘴角“趁热吃吧。”

“你们不吃吗?”打开盖子,看着里面热气腾腾的饭菜,锖兔轻轻说道。

“我们已经吃了。”对方点点头,风太郎眯起眼睛笑着回答。

.

拿起筷子,夹起米饭,咀嚼咽下。

正在思考好先吃炸虾还是花菜,胃部翻涌而出的恶心感让锖兔停止了思考。

“唔......呕。”干呕了几下,下意识用饭盒接住,酸水从口中溢出,随后从喉咙中涌吐出了被嚼成一球的白饭。直到再也呕不出一点东西,腹部的痉挛感才停止。

像是这被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旁边两人瞪大眼睛,呆滞许久。

“什么啊,好恶心!”少女连连后退,捂住了嘴和鼻子“你这家伙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吃饭啊!!!”

“发生什么了,谁身体不舒服。”门被拉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进了屋子,顺手拉上门,宇髄天元挑了挑眉,看着面色苍白、一边擦着嘴,一边收拾饭盒的锖兔。

“你身体不舒服?”蹲到对方面前,歪着头打量着少年。

抬起手掌,尴尬地挠了挠头,锖兔蔫巴巴说道:“没有,只是不知道为什么......”

眼睛凝视着地上还没盖上的盒饭,手指点上脸颊,眨着眼思考了半晌“绘川,你们在哪里买的饭。”

“在街上的那家饭店......等等,我才不会做下毒这种没谱的事情啊!”喃喃说出,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少女大声反驳“我和风太郎都在那边吃过了,我们可是一点事情都没有啊?”

“这样啊......”把宇髄天元把视线挪开“我去调查一下,你们几个好好待在在自己的房间里不要乱跑。”

起身的瞬间,用只有锖兔能听到的话语音量说道“你包里有我提前备的干粮和水,去吃点垫垫肚子。”

.

.

休息了一会,回到自己的房间,拉开背包的拉链,果不其然在里面看到了水壶和包好的干粮。

喝了几口水,润润因为呕吐而干涩的嗓子,从纸包中抽出一块硬邦邦的干饼,叼在嘴里慢慢啃着,锖兔从床上跳下,赤脚走到床边。

开窗透个气吧。

清爽的晚风温柔拂过脸颊,唤醒了昏沉的感官,感到些许舒适。

如同慵懒的猫,眯了眯眼睛,然后缓缓回神,准备关上窗户阖窗的瞬间,有一个白色的影子,在粉发少年视觉的某个角落,一闪而过。

再次急忙看去,映入眼帘的只有漆黑的街道和微弱的灯光,刚刚看到的人影,仿佛只是一个错觉。

我看花眼了吗?

搓了搓眼睛,锖兔犹豫地彻底关上窗户。

.

看着被自己挂在墙上的龟甲纹羽织,打了个哈欠。

原本白色布料打斗太容易弄脏了,换上黑色的鬼杀队队服之后,自己就去衣店定制了好几套这种花色的羽织,毕竟穿习惯了——这种纹样。

话说回来,义勇那家伙的羽织好像有一半也是龟甲纹的花色......大概是撞衫了吧。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贵重的纹布,同色很正常吧。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保姆与老板的那些事 火车卧铺插妈妈(小说)_锖兔说他不是锖兔》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