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香蕉推入她的甬道 我快要被你弄死了_皇权之路

陈王涛 2020年04月21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纪元1796年5月16日上午7点35分 奥斯特莱尔帝国 奥托布奥诺省 皇都圣福尔拉维克 凡赛尔宫

清晨的阳光再次洒落人间,皇都的人们又开始一天忙碌的生活。

距离皇子和公主遇袭案已过去了两年有余的时间。皇宫的众人也长大了不少。

一席黑色燕尾服的维克多皇子戴着黑色的圆顶礼帽站在了帝国档案馆——凡赛尔宫的大门前。当然自从上次遇袭事件之后,小皇子就一直把自己的配枪佩戴在腰上,尽管皇子的配枪都是空包弹(PS:训练用子弹),不过已足够给予年幼的小皇子心理安慰了。

而跟随其哥哥一起前来的艾琳娜公主一反往日的常态,没有身穿华丽的纱裙,而是选择了一席深蓝色的长裙;脚上穿着地一双黑色的皮靴,踩在地上,发出阵阵响声。不过,自从上次遇袭事件之后,艾琳娜便不再爱笑,变成的异常冷漠,犹如冰山一般。因此,贵族之间便给艾琳娜公主安了一些称号——“孤傲的公主”或者“冰山少女”。当然,知道这些事后的艾琳娜公主更加不愿意在除了家人和亲密的好友之外的人面前展露笑颜。

跟随维克多皇子和艾琳娜公主一同前来的还有维多利加郡主。维多利加郡主穿着朴素的棕黄色的长裙,穿着一双棕黄色的高跟鞋,显得格外的靓丽。但不知道为什么,维多利加郡主的脸上却有一丝忧虑,也许是第一次见到陌生人有些不适应吧,但是真正的原因或许只有她本人才知道了。

当然,自从上次遇袭事件之后,不仅安排在帝国皇室成员身边的宫廷卫队士兵多了一倍,在街上巡查的身穿紫色警察制服的帝国警察和身穿灰色宪兵制服的帝国宪兵更是多了不少。可以说,至少层层保护下的皇室成员是表上看上是安全的。

看到维克多皇子等人的到来,两名守卫档案馆大门的宪兵,先是向维克多皇子敬了个军礼,然后一边对着维克多皇子等人说着:“皇子殿下,公主殿下,郡主大人,请!”,一边打开了档案馆的沉重的木门。

站在门后的一位身穿希赛尔民族服饰的少年对着门外的众人说道:“馆长大人在会客厅等候你们,请诸位随我前来。”

少年指了指身后的长廊,继续说道:“穿过这条画廊,便是凡赛尔宫的大厅了。然后转左,走廊最深处的房间就是了。”

少年略微思索了一下,继续说道:“馆长大人说了,他现在目前在和帝国情报部长阿尔古利奥西公爵大人,帝国圣福拉维亚城主教安格罗·Y·麦迪罗斯教士,帝国首席书记官格里亚斯·B·施泰因侯爵大人商讨一些事情。诸位可以在画廊欣赏完帝国的珍藏的画作,再去拜访馆长大人。”

维克多皇子看了一眼维多利加郡主,然后沉默了议会说道:“阿尔古利奥西公爵他们和戈迪亚洛公爵(档案馆馆长)在商讨什么,方便透露吗?”

少年有些面露难色的说道:“回皇子殿下,馆长大人他们商讨的什么,我们这些做属下的自然无权过问。不过,你们和馆长大人他们见面之后就知道了。”

维克多皇子,点了点头,转身示意宫廷卫队的卫兵们门口等候,伸出手指了指的身旁4个卫兵,说道:“你们几个,跟我进来,其余的在大门外守候。”

卫兵们:“是,皇子殿下!”

随后维克多转回身子对着少年说道:“好吧!我明白了。现在,请你带路吧。”

少年笑了笑,说道:“是,皇子殿下。诸位,这边请!”

过了一段时间,艾琳娜公主突然在一幅硕大的画作上停下了脚步,手里抱着不知从何处红棕色书籍,一缕长发自然垂落到腰间,几缕阳光透过天窗射落下来,洒落到画上,大理石地板上,以及公主的身体上。

那金边的画框内,是一幅革命的史诗。戴着弗里吉亚无边便帽的象征自由女神的克拉拉·莱辛手握着长枪,高举着胜利的旗帜,带领着人们反抗暴政,在一片废墟之上建立起,建立起自由的国度······

穿希赛尔民族服饰的少年转头,看见了停驻不前的艾琳娜公主,再看看公主所看的画作,走上前去,微微笑了笑,并自言自语地说道:“法维斯尼亚帝国著名画家欧仁·德拉克罗瓦的画作——《自由引导人民》(法维斯尼亚文:Liberté de guider les gens),这幅画留存到帝国是因为纪元1677年2月的法维斯尼亚帝国的圣巴特黎那尔堡大革命(法维斯尼亚文:Labataille de Badrinaurg),当时的法维斯尼亚帝国皇帝拿破仑五世为了避免画作被战火中焚毁,于是便将收藏于圣卢纳尔宫的画作交给了其他盟国保管,其中有一部分收藏便交给了帝国。虽然战后大部分画作交还给了法维斯尼亚帝国,但是这一幅画却不知什么原因,一直留存到了现在。”

少年顿了顿继续,看了眼艾琳娜公主,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只可惜这幅画描写的那场七月革命(法维斯尼亚语:Révolution de Juillet),虽然推翻了法维斯尼亚帝国的波旁王朝,不过也就是换成更为民主些的拿破仑王朝执政罢了。说白了也不过是,旧皇室被打倒,换成新皇室;旧贵族被打倒,换成了新贵族,只是政权更替罢了。

公主听完少年的话后,淡淡地吐出了几个字:“原来如此!”

而听到并看到自己的妹妹和少年谈话的维克多皇子笑了笑,继续向前走去。

过了一段时间,维克多皇子一行人终于来到了凡赛尔宫会客厅。

少年笑着对维克多皇子一行人说道:“前面就是会客厅了,馆长大人应该恭候已久了,请进吧!”说罢,便推开了门。

走在最前的维克多皇子,转身站在门外的少年说道:“多谢指引,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对着皇子做了个绅士般的鞠躬,笑着说道:“巴弗蒂尔斯·X·戈迪亚洛公爵的次子,卡尔·X·戈迪亚洛爵士。”

维克多皇子笑了笑走进会议室,等所有人走进去之后,卡尔爵士关上了会议室的大门。当然,帝国的卫兵是站在门外的。

看见维克多等人的进来,原本在说着什么的戈迪亚洛公爵等人停下了谈话,在了起来。对来的维克多皇子和艾琳娜公主致以尊重的目光。

头发有些戈迪亚洛公爵摸了摸自己苍白的山羊胡,笑着说道:“皇子殿下,公主殿下,郡主小姐,我代表帝国档案馆欢迎各位的到来。请各位赶快就坐吧。”

等到众人都就坐了,戈迪亚洛公爵看到了艾琳娜公主放在桌上的书,笑着对着艾琳娜公主说道:“公主殿下,这本可是意尼科西亚帝国著名作家尼科洛·马基雅维利的著作《君主论》(意尼科西亚文:il Principe)?看来我们的公主殿下也真是博学多才呢。不过,这种政治书籍,女性还是少看一点比较好。”

艾琳娜公主礼仪性的笑了笑,纤纤玉手将座子上的《君主论》收道了自己的怀中,看着戈迪亚洛公爵说道:“谢谢馆长大人关心。不过,这些我个人的事情也不用馆长大人操心了。”

维克多皇子意识到目前气氛有些不对,干笑了几声后说道:“戈迪亚洛公爵先生,你也知道我们来的目的了吧。”

然后,维克多皇子看了一眼阿尔古利奥西公爵,掏出了代表“圣地”组织的血色十字勋章和代表“地狱公会”的“阿萨辛”勋章,并将这两枚勋章放到了台上,然后再看了一眼众人,指了指放在木桌上沾了些灰尘的文件,微笑着说道:“那么,还请馆长大人好好得给我们讲解一番了。”

戈迪亚洛公爵自然的笑了起来,银白色的眉毛微微的弯了弯,有些干燥的嘴唇微微上扬。他再次摸了摸自己苍白的山羊胡,说道:“是,皇子殿下,我明白了。那么还请诸位耐心的听我讲了。”

维克多皇子还保持着微笑,继续说道:“那么我等便洗耳恭听了。”

戈迪亚洛公爵拍了拍文件上的灰尘,拆开了文件,开始了他的讲述······

朝阳早已悬挂在天空之中,街道上的人们也各自忙碌着自己手中的工作,不远处的马维克兰森林传来几声清脆地鸟叫;而凡赛尔宫的某个房间,一个头发略有些银丝的男人手里拿着几张略有些陈旧的羊皮卷,略有些泛黄的文件套静静地放置在木桌上,而老人拿着羊皮卷讲述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他把香蕉推入她的甬道 我快要被你弄死了_皇权之路》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