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山歌妹姝胸前两座山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林艳_因果律博弈

张志佳 2020年03月23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漆黑的房间就在一瞬间被钴蓝色的光芒占领了,无数的光点在半空跳跃,勾勒出影子的曲线轮廓。

下一秒,无数的全息屏出现在特蕾莎的眼底,闪烁的光芒烙印在她的瞳孔深处,墙面深灰的漆毫无姿态地张牙舞爪,和这一切光怪陆离的影像隔离开来。

她站在房间最中央,仿佛全世界的光芒都汇聚在她的身上。

她长裙的下摆伴随着行动而贴着大腿舞动着,纤长白皙的双手分别在两个方向的虚空中敲打着,她的指尖覆上了密密麻麻的字母,又一闪而逝。

梦幻而绚烂,熟悉且柔和的光侵蚀着她琥珀色的双眸。

巨大的屏幕被数不清的小屏幕簇拥,仿若众星捧月。

这是方舟的运行系统——莫比乌斯系统(Mobius System)。

“Start up.”

特蕾莎命令道。

“Start up.”

紫水晶回应着。

数以计万的、错乱的“0”与“1”包裹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身体,有人伸出手去想要触碰,但它却轻飘飘地飞开了,似乎拒绝任何人的抚摸。

如幽灵般漂浮过来的紫水晶如宇宙般深邃的深蓝色双眸里带着厚重的严肃,她抬起戴着蕾丝手套的手用蓝色的光在虚空中写下了一行字——

“Don't touch”。

对方投以歉意的目光,这才小心地收回了手。

随意打乱一个言灵文字的序列都会导致这个言灵出错,只是这里一部分人不知道,特蕾莎的言灵“柯尔特”比大部分人的言灵都要特殊,她的言灵文字序列是能反馈给视觉神经的。

这些飞扬的“0”与“1”,就是她的言灵发动的证明。

在场的所有人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大气都不敢出,特蕾莎在启动言灵前警告过所有要来中枢系统参观学习的干员们——说是好听,实际上是来监视猩红玛丽的吧——告诉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要随便说话,那会分散她的注意力。

“柯尔特”——可以将自己的大脑变为计算机的言灵,虽然“超级计算机”还谈不上,但已经足以在计算机的领域内大展拳脚了。

它还能瞬间提升范围内一个人的演算能力与心算速度,同时也会加强专注力和记忆力,并且会提高观察能力。

但是前者的一大缺点就是必须保证复述者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哪怕被一只小虫子打扰都会前功尽弃。

特蕾莎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将手伸向那面最大的全息屏,接着猛地握拳,它仿佛一面被打碎的玻璃一般化为光点纷纷扬扬地散去,进入每一面全息屏之中,与其融为一体。

全息幕纷纷产生了回应,它们首先是都变成了写着代码的深蓝色,然后又显示的是天蓝色的启动页面,最后是画着莫比乌斯之环的桌面。

它们逐渐由成百上千面结合为三面,特蕾莎额上有冷汗迸出,汇聚后沿着被光芒染得微蓝的脸庞化下。

那些数据海洋也渐渐退了潮,特蕾莎踉跄了一步,紫水晶本能地想去接,可只能眼睁睁看着她的身体穿过自己的手臂,跌倒在地板上。

秋原陌几乎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匆忙地从光芒照不到的角落里跑出来,将特蕾莎拦腰抱起,把沙发上的几名干员驱逐开后,他将特蕾莎放在了尚存余温的沙发上。

是的,由于她在精微操作时需要完全集中注意力,这就会导致她的精神力变得薄弱,释粒子共鸣会瞬间干扰她的精神力,导致她产生一定的反噬。

而她辅助别人战斗的时候反而没有这种副作用,因为不需要完全集中注意力。

“Connection Complete.”

三面围绕在特蕾莎身侧的全息幕中作为中心的那一面用毫无感情的机械化女声发出了通知。

特蕾莎半支撑着身体坐起来,用手划了一下全息幕,沙哑着道:“成功了……尤克特拉希尔系统的监视系统现在可以通过莫比乌斯系统间接使用了,并且加入了人脸识别,这样一来地下城的安全就有保证了……”

她打了一个哈欠,“紫水晶,关注一下反馈……”

紫水晶还在呆呆地看着自己的手,像是没反应过来似的,直到特蕾莎栽在沙发上又昏昏欲睡地喊了她一句,她才回过神来,双手交握放在身前行了个礼。

“对不起,刚才运算速度卡顿了一下。我会注意的,主人,您安心休息吧。”

特蕾莎没回答,正当所有人都以为她突然睡过去的时候,她突然坐起来,挥舞着双臂大喊一句:“……睡什么睡起来嗨!”

秋原陌尴尬地看了一眼周围受惊的干员,那些人都很配合地装作四处看风景的样子。

秋原陌趁此机会将她按回沙发,脱了外套盖在她身上,“不行,你得睡一下。你都开始说胡话了。”

特蕾莎猛地把手砸向秋原陌的脸,“扶我起来,我还能肝……!”

却被他轻松躲过,同时钳住并柔声细语地安抚道:“肝肝肝,再肝你就没有肝了。快点睡吧,劳模。”

“我不是劳模……”特蕾莎嘀嘀咕咕着,意识逐渐远去,最后在坚持了三天左右不睡觉的疲惫中沉入了梦乡。

“结束了?”门悄悄地被拉开一道缝隙,殷子临从门口探进头来,秋原陌冲他点了一下头,他拉开门走进来,身后跟着柊一莉,待两人都进来了,门吱呀一声自动合上了。

柊一莉坐在特蕾莎身边,帮她掖好衣服的边边角角,“特蕾莎姐姐还是像以前那样会晕倒呢。”

“不,她只是太累了。”秋原陌苦笑道,“平时给她做饭也不好好吃,还熬夜,真是像我妹妹一样令人不省心……”

尾音断掉,他突然哽住了,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中飘忽了一下,由于背对着紫水晶和那些浮动的全息幕散发的光,柊一莉没有看到这个微妙的变化。

但是殷子临察觉到了,他抬手按了按秋原陌的肩膀,看似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却给了秋原陌很大安慰,他抬手拍了拍殷子临的手背,示意自己没事。

“你们的作战会议呢,开得怎么样?”他问。

“启示录只允许我和小莉莉进去……”

“还是一莉强行要求的,哼,胶柱鼓瑟。”柊一莉打断了殷子临的尾音,话少的女孩第一次表现出这么露骨的厌烦,还是当着启示录成员的面。

殷子临摸了摸她的头,“我给外面所有人都说了作战计划,就差你和特蕾莎了。”

秋原陌点了下头,“嗯,你说。”

殷子临随意地拖了两把椅子坐下来,并示意秋原陌也坐下。他以很低沉的声音和秋原陌交流,像是生怕惊扰了特蕾莎梦中的幻想乡。

包括了人造使徒曾经所属的实验室,以及她偷走的秘银制造的圣遗物,还有她的名字——幸,殷子临都一一告诉了秋原陌。

简单地说了一下战略之后,秋原陌瞪大了眼睛,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来。

“你说你一直带着的那两把刀可以防御住那个叫幸的女孩的攻击?即便她无视防御?”

“是的。”殷子临摸了摸刀鞘,“启示录这边的意思是秘银本身是一种能抵消释粒子的材料,但这种真的太少太少了,哪怕一克拉都价值连城。”

“……所以你随身带了一个金库,还用它去砍人?!”秋原陌惊得差点叫出声来,“你还当什么雇佣兵啊!”

“我当雇佣兵的原因是为我冲锋陷阵的骑士们——我生死与共的兄弟们都在这儿啊。”殷子临笑道。

秋原陌愣住了。

他们私下里闲聊的时候其实是有谈过加入猩红玛丽的原因的。

有人是为了挣更多的钱给姐姐治病,有的是为了脱离先前遭受霸凌的环境,有的则是因为原先的职业想来猩红玛丽抓个人,结果莫名其妙被拉入团了。

其中柊一莉的目的是最好猜的,殷子临去哪里她就会跟着去哪里。

但是殷子临的目的却是最难猜的,他是团长,并且除了柊一莉以外没有任何亲人,为生病的亲人挣钱是不可能的。

他的过往也没有听他提起过,唯一一次是从他口中听说他身边以前是有一位兄长兼师长一样的角色的,团员们又开始纷纷猜测是否和这个人有关。

而殷子临却是嘿嘿一笑,说了句“我已经许多年没见到他了”,便否决了他们的这个想法。

久而久之,他们的八卦之心也被磨灭了。

可是殷子临却这么说了。

他把他们视为“冲锋陷阵的骑士”、“生死与共的兄弟”。

秋原陌突然有点哭笑不得。

“你不怕万一哪天谁背叛了你……”

“不会的。”殷子临耸了耸肩膀,“我珍惜你们,所以你们也会珍惜我不是吗?在猩红玛丽没有不平等,所以也不存在背叛。”

“我有时候觉得你作为领导者真的太天真了。”秋原陌静静地说,“哪怕你有一点心机也好。”

“忐忑只能换来更多的不安。”殷子临抬起眼睛,“你真的想太多了,陌哥,这会很累的。”

秋原陌想了想他这句话,突然笑出了声:“你难道是怕累所以才不思考这么多的?”

“诶~那是必然的吧~”殷子临用着轻浮的语气道,“有这个时间多享受享受音乐,比如小提琴就很好啊。”

“钢琴也很好啊。”特蕾莎的声音突然闯进他们的耳朵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

她的睡眠质量真的很差,但是还能在只睡几小时甚至几分钟的情况下保持清醒,也挺让人佩服的,“那么,这次的行动代号是什么?”

三个人都看向殷子临,包括柊一莉,她似乎也对这个毫无头绪,殷子临沉默了几秒钟,皱了一下眉头,“那是什么鬼?”

“……你真的不觉得行动代号很帅吗?快点想一个。”特蕾莎坐起来用脚踹殷子临的椅子,木质的椅子发出吱呀吱呀的悲鸣。

“那就随便一个好了——”殷子临叹了口气,“Cast Soul (铸就灵魂),可以吧。”

其他三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视线,竟然对殷子临随口起的名字赞不绝口。

这让殷子临觉得有些意外,甚至觉得……他们的起名能力比自己差得多。

离“铸魂”行动开始,还有两个小时五十分钟。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云南山歌妹姝胸前两座山 蹂躏美丽的女刑警林艳_因果律博弈》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