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玲与建军他爸第25章 电影院 手 扣 下面_沐言沫

范伟泽 2020年06月30日 都市修真 6,497 13 喜欢 (0)

卫离墨干咳两声:“你怕啥?”

这语气似乎是在说,我都不担心的事情你担心什么一样。

“行吧,那就这样,你去准备你的,我去找我的人去。”上官言昱站起身就准备往外面走了。

说是不紧张,可是沈落菡的心里还是扑通扑通的在跳个不停,最关键的是她要用她的药来给司马翎。

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顺利的进行。

提前给自己吃一颗解毒的药,以防万一。

沈落菡的心里总是有些不安的感觉,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她不知道他们的具体计划。

昌盛酒楼,因为吴县丞提前安排了的缘故,所以他们来了就直接去了最顶层的包厢中了。

沈落菡不愿意露出自己的面目来惹出是非,因此用了一块面纱遮住了脸。

吴县丞原本有些介意的,可是想到了司马翎都没有说什么,他也不好说啥了。

包厢中,沈落菡找了一个旁边的位置坐下了,司马翎就坐在她对面。

两个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了一眼,沈落菡从他的眼中看到了恐惧。

不知道因为什么,吴县丞总之是没有来,这反而让沈落菡安心了不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不来,她都会轻松很多。

“现在你可以给我解药了不?”

司马翎迫不及待地求解药,这时不时的疼痛已经快将他折磨疯了。

“急什么,陪我吃会儿吧!这么一桌的好酒好菜的我一个人也吃不完,你说是不是呢?”沈落菡说着,竟然亲自给司马翎倒酒。

现在的司马翎已经对沈落菡的酒有阴影了,看到那酒杯的时候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别怕。”沈落菡说着,给自己也倒了一杯酒。

见状,司马翎才极不情愿的喝下去了,毕竟现在沈落菡的话就是大爷啊!

此时此刻,上官言昱已经带着自己的人包围了县丞府了,将整个县丞府中围的水泄不通。

外面自然也聚集了不少凑热闹的人,这短短的几天时间,吴县丞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大起大落之下,也有不少的人想知道,这一次他还能不能熬过这一关了。

吴县丞看到上官言昱的时候还在装傻,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

“来人,带走吧!”上官言昱挥挥手,不耐烦的说。

他们还要赶过去找沈落菡呢!哪有时间在这里墨迹。

“听说你和昌盛酒楼的掌柜的有关系,那就麻烦你走一下了。”上官言昱挥挥手,立马就有人来拖着吴县丞走了。

吴县丞并不认识上官言昱,也搞不清楚这是高氏找来的人,还是卫离墨找来的人。

这一路上被各种人看着,吴县丞如同猴儿一样的被拖着走,承受着讥笑的目光。

昌盛酒楼如今生意也渐渐的恢复过来了,可是突然看到被拖回来的吴县丞的时候,卢掌柜也大吃一惊。

“你们这群人也太大胆了!这县丞大人也是你们可以这么对待的吗?”卢掌柜不清楚上官言昱的身份,呵斥到。

上官言昱笑笑不说话,抬手示意了一下,后面的人立马上前来,将面前的人带走了。

“有什么话,明日衙门口再说吧!”上官言昱笑着说。

包厢中,司马翎喝酒之后,身上开始燥热起来了,渐渐的意识也有些模糊了。

沈落菡虽然是拿起了酒杯,可是所有的酒都被她倒掉了,可以说是一滴都没有喝下去。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司马翎脸色大变。

那酒里还是有东西了!司马翎暗叫一声不好。

“你自己想想吧!我可以保住你的命,但是你做错了一件事,就要付出代价的。”沈落菡冷漠的说。

司马翎的酒劲上来了,药效也渐渐的发散出来了,看着沈落菡就想扑过来。

外面的脚步声渐渐的靠近了,沈落菡微微一笑,什么话都没说,轻轻的扯开自己的衣领,露出了香肩。

听到脚步声到了门口的时候,沈落菡故作惊慌的打开门,跌跌撞撞的冲出去,差点就撞到在了上官言昱的身上。

好不容易扶住了沈落菡,上官言昱低头看到了她衣衫不整,脸色大变,连忙脱下自己的披风给她盖好了。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上官言昱冷声问道。

沈落菡哭的梨花带雨,惊慌失措的回头看着被控制住的司马翎:“卢掌柜要将我送给司马大人,我……我不从,没想到卢掌柜在酒里下药,好在我如今服药不曾喝酒,可是谁知道……”

上官言昱沉下脸,哼了一声:“好一个卢掌柜啊!连逼良为娼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卢掌柜没想到有一天他竟然被沈落菡给设计了,跪在大堂里,剧烈的挣扎着。

“我没有!这都是沈落菡这个贱人设计我的!我什么时候做过这种事情了!”卢掌柜怒目看着沈落菡。

“大人……民女说的都是真的,若是大人不信的话,大可以看看那酒里有没有药啊!”沈落菡哽咽着说。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为了防止司马翎说出不该说的话,上官言昱一早就让人将他带走了。

更何况这发疯的样子,也着实不适合见人。

酒被拿下来了,找了大夫来,果然是里面被下药了,证据确凿。

卢掌柜被带走了,整个夜晚渐渐的安静下来了。

裕和酒馆中,上官言昱笑着看着沈落菡等人。

“明日的话你们还都要去衙门一下,这件事还是要公开审理的。”

好不容易把沈落菡救出来了,上官言昱的心里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沈落菡瞥了一眼自始至终都一言不发的卫离墨,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觉。

刚刚卫离墨就一直在人群中,不过没有上前。

“对了,你不是经商的吗?什么时候去做官了?”沈落菡惊讶的看着上官言昱问。

小石和常姑姑准备好了饭菜来,这会儿也坐在了桌子旁边。

上官言昱叹息一声:“其实我一直的志向都是做官,但是奈何有一个哥哥,一向是喜欢和我争抢的。”

刚一开口,沈落菡就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家产只能有一个人继承,一般都会是嫡长子的,但经商这种事情还需要天赋。

“所以你就假意要经商,然后引起你哥哥的争抢之心,其实暗中已经在准备考取功名了,是不是?”沈落菡笑问。

上官言昱也笑着表示默认了。

卫离墨这会儿的表情好不是很好,沈落菡一直在和上官言昱说话,看都不带看他一眼的。

“吃饭!”卫离墨醋意满满的说。

听到这里,沈落菡怎么能不理解卫离墨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人的醋意也实在是太大了一些吧!她不过是说了几句话而已。

“好吧,吃饭。”沈落菡伸了个懒腰说。

入夜之前上官言昱去了衙门一下,就在衙门那边休息了,沈落菡因为记挂着卫离墨的身体,吃完饭就去找卫离墨了。

“你来做什么?”卫离墨只觉得自己心烦意乱,见到沈落菡,刚刚平静了一点的心情就又乱了。

沈落菡自然是察觉到了,双手背在身后,步伐轻快的朝着卫离墨走过去。

一边走过去,一边打趣的从上到下的看了一边卫离墨。

“我看你这身体不错啊!能跑能跳的。”沈落菡哼了一声,改为了抱着双臂的看着他。

卫离墨露出了一个不屑的表情:“你到底想说什么?要是没事的话就回去休息!”

“自然是有事,看看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要不要排毒治疗。”沈落菡说着,努努嘴示意卫离墨坐到旁边去。

就算是心里不愿意,这会儿卫离墨也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坐在了一边。

沈落菡伸手搭在卫离墨的脉搏上,渐渐的双眉紧锁。

她离开这才几天的时间?怎么就发展的这么糟糕了?

“你是不是没有吃药?”沈落菡连按时这两个字都直接省略了,这人是根本就没有吃药吧!

卫离墨难得的如同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外面麻雀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叫的沈落菡有些心烦,这么晚的时间了竟然还有鸟儿在叫唤?

对面的卫离墨就只有低着头不说话。

“你知不知道你几乎要废了?”

好在这些毒都还浅显的很,虽然毒性剧烈,但是还没有渗透进深层。如果这段时间卫离墨要是用内功了的话,那现在基本上是病入膏肓了。

“你这段时间绝对不能用内力了,知道吗?”沈落菡黑着脸说:“明日我来给你针灸排毒,不然的话你就等死好了。”

这不容推辞的口气,也就只有沈落菡敢了。

卫离墨定定的看着沈落菡出神,一句话都没说。

沈落菡把药留给了卫离墨就出门了,折腾了这么多天,又是大牢又是县丞府的,她当真是没有一天休息好了,现在整个人都疲乏的很。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沈落菡将没有用完的药丸重新放好,长叹一口气。

还好她未雨绸缪,不然的话这会儿还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呢!

吴县丞尚且不知道上官言昱是谁,还希望司马翎能够解救他。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他竟低调了许多。

大清早的衙门外面就已经聚集了不少的人了,都是来看热闹的。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小玲与建军他爸第25章 电影院 手 扣 下面_沐言沫》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