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好大好胀好烫啊bl 重生太监猎艳_斯塔克式拉文克劳

陈王涛 2020年06月04日 古今穿越 6,497 13 喜欢 (0)

“为什么?”托尼问,“你在美国的话我们有更多时间可以在一起。”他说的有点理所当然,让维安有些生气。

“之前我们也没怎么在一起,也没有什么问题啊。”维安酸溜溜的说道。

托尼顿时愣住了,嘴巴张了张却不知道说些什么继续下去。两个人沉默片刻之后,托尼才开口道:“那……不回美国也没关系,我可以经常去伦敦陪你,把公司的事情丢给小辣椒就好了。”托尼好像终于为自己的逃避工作找了个合适的理由,有些小小的高兴。

“可是我只有圣诞节才放假。”维安提醒道:“况且那个学校不是巫师的话找不到的。”

“为什么?”托尼觉得奇怪,还有什么建筑能够逃过卫星监控?

“因为那个磁场,你忘了吗?”维安翻了个白眼,“我之前给过你磁场的数据。”

“噢,没错,我去阿富汗之前就找到了几种金属能够突破那个磁场,但是还要测试一下。”托尼一经提醒立刻想了起来,“但你懂的,这几个月我都跟个山顶洞人一样。”托尼这样说着,突然灵机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上扬。

“所以……说点你学校的事情?”托尼打算转移话题,“别再像上次念演讲稿一样了,拜托。”

气氛瞬间缓和了许多,维安回想起自己上次念小学日记的介绍,有些尴尬。

他们从一年级刚入学开始,万圣节、巨怪、魁地奇、,几乎所有维安遇到的新奇事情都跟托尼讲了一遍,杯子里早就倒满了第三杯牛奶。

“我就说你那扫帚质量不好。”托尼插了一句。

“第一次起的那把是学校的扫帚,”维安解释道:“后来我自己买了一把,用的挺久的,会断掉都是因为你撞到我。”

“那也不是我能控制的,那个盔甲很重。”托尼有些无辜地叫道。

“贾维斯呢?”维安质问道:“你没有把贾维斯放进去?”

“那里资源不够,贾维斯戴在我耳朵上,摔下来的时候不见了。”托尼有点可惜的说道,“继续。”

维安便又开始讲了起来,从圣诞节一直讲到学期末,还有尼古拉斯勒梅尔。

“那块魔法石的效果基本上应该就是减缓新陈代谢,还有减少永久性细胞的死亡率,没有那么奇幻。”托尼分析道。

“炼金术本来就是魔法与科学都有涉及的科目,所以我才喜欢”维安抿了口牛奶,她想起了她的第一个炼金术作品——半个金加隆。

“所以你在那面镜子里看到了什么?”托尼又突然转移话题,他有些好奇,想知道维安站在那面能映照出心中渴望的镜子前面的时候看到了什么。

维安没有说,她有些不好意思说出真相,而现在似乎已经得到了,“没,就看到我赢得了魁地奇杯。”

后来讲到第二年被攻击的时候,托尼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学生受伤不通知家长?”他不爽道。

“他们都是用信函交流,你确定你会看?”维安丝毫不觉得他会,“也许那封信至今还躺在我们家的信箱里,不……这样说好了,我们家有信箱那种东西吗?”

“确实没有。”托尼耸了耸肩,“回去装一个就行了。”

“好吧,那说说你胸口那个小夜灯?”维安好奇那个东西有一阵子了。

“那是反应堆,”托尼纠正道:“呃……就是个小装饰。”

“哦……”虽然维安仍然好奇得不得了,但是她也不会傻乎乎的追问,也许托尼并不想说。她正准备站起来去放牛奶杯子,托尼突然从后面叫住她——

“嘿,等等,”托尼站了起来,“你都不追问一下,不感兴趣吗?”他眼里有些期待又参杂着失望,本以为维安会对这个小东西非常感兴趣,但他估计错误了。

“你不是不想说吗?”维安突然觉得她爸爸也有点可爱起来了。

“好吧我说。”托尼有些泄气地用他的大眼睛盯着维安,里面似乎有种可怜兮兮的感觉。尽管这对维安并不奏效,毕竟她看托尼用这招对付小辣椒很多次了,但她还是坐回沙发上。

他们好像因此又开启了新的话题,就反应堆的相关技术聊了起来。结果第二天直到太阳当头的时候,他们才醒过来。他们从房子里拿了一些食物带在身上后,再次出发。

“给我指路。”维安抽出魔杖再次施了个定向咒。

“说实话,你确定那根小木棍确实指向最近的城镇?”托尼有些怀疑的问道:“说不定它就只是转个圈做做样子给你看。”

“这是魔法。”维安无语地说道:“你昨天晚上已经见识过那么多了不是吗?”

“好吧。”托尼只好妥协,在这里就算他能靠气候和太阳星星判断位置,也无法知道最近的城镇在哪个方向。

幸运的是,他们只走了半个下午,就远远地听到直升机的轰鸣声,两个人欢呼着滚倒在沙地上。

“下次跟我坐一起,明白?”罗迪笑着对托尼说着,转过头又看向维安,“还有你小子,幸好你们这次成功逃出来,不然我一定会找你算账的。小辣椒听到你自己跑去那个鬼地方,简直要喷火了!”他说完,指挥其他人带着两个狼狈不堪浑身疲惫的斯塔克上了直升机。

“原来是贾维斯。”托尼十分惊讶,他在摔到沙地上之后,贾维斯的终端就已经不见了,也许是在那之前贾维斯就发出了信号,毕竟恐怖分子的基地覆盖着阻拦信号的铜丝网,必须离开山洞才能发送信号。

一旁的维安正伸着腿让军医帮忙处理伤口。她的腿上有一道还没有完全好透的伤,尽管她一直用‘伤口愈合’但收效甚微。此时她的腿上已经缝了三针,军医嘱咐了几句之后,才转到托尼那边检查。

处理完伤口后,两个人又在直升机上戴着耳机睡了一觉,直到到达马里布才被人叫醒。小辣椒在直升机下面等着,见到托尼之后先是松了口气,在看到托尼身后的维安时,愤怒地瞪了她一眼,维安被看得脖子缩了缩。

“维安,过来跟我做,小辣椒也是,你坐前面。”托尼伸出完好的一只手招呼正在往另一辆车走去的维安。后者感到十分讶异,当托尼要跟小辣椒同车的时候,如果她有跟着,通常就是再弄一辆车给她坐,也不知道他们是在谈公事还是在干嘛。

“我们到哪,先生?”司机哈比坐在前排透过后视镜问道。

“我们去医院——”

“不。”

“什么?”小辣椒转过来不确定的看了一眼托尼。

“托尼,你必须去医院——”“不,小辣椒——”“你需要去看医生还有——”“别强迫我去医院——”“还要检查身体——”“我被关了三个月。”

维安安静地攥着汉堡,看着两个人之间的对话已经习以为常了。小辣椒来他们家找托尼的时候,几乎每一次都会上演这样一处,不是托尼不想去开会,就是托尼不想去开会,总是那几个原因。

等他们到了新闻发布会现场,刚下车的时候,托尼要的芝士汉堡就已经到了。他高兴地伸进去掏出一个刚想拆开,顿了一下仿佛想到了什么,转身叫道——

“维安,接着。”托尼说完,就扔了一个白白的东西给正在发呆的维安,她伸手一接,发现是一个汉堡。她顿时感觉心中有些暖暖的,抬头看向正在跟奥巴迪拥抱说话的托尼,她从来没有感受过这般幸福的感觉,就算小辣椒很关心她也没有这种感觉。

维安正感动得发着呆,突然眼前光线被遮住了,两眼回神一看,是托尼。

“你要一起去新闻发布会还是回家?”他咬了口汉堡问道。

“跟你一起吧。”维安有些呆呆的应声。

当维安跟小辣椒一起站在记者群后面看着托尼的时候,对此已经见怪不怪的维安默默咬了口汉堡,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事与愿违——

“所以,我记得我那天走之前你答应什么了?”小辣椒趁发布会开始之前,小声质问维安。

“……不要鲁莽地去救人。”维安底气不足地答道。

“然后你为什么会跟托尼一起回来?”小辣椒又问道。

“……我去救他了。”维安盯着汉堡说道。

“听着,”小辣椒突然蹲下来,双手放在维安肩膀上让她转过来,“别在那样了,这会让关心你的人担心的。”

“恩。”维安觉得大概不会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了。

小辣椒这才站了起来,将实现重新转到托尼的方向。

这时,突然有一个头顶有点秃秃的男人走了过来,站到小辣椒身边开口道:“波茨小姐。”

“什么事?”小辣椒转过头,好像被他的突然出现吓了一跳。

“能说几句话吗?”他看起来很友好,声音也很平淡,礼貌地问道。

“我不用参加发布会,但是我想看一看。”小辣椒委婉的拒绝了他。

“我不是记者。”他的语气听起来比一开始更加强势了一些,“我是菲尔寇森探员,代表国土战略干涉与后勤执行部门(Strategic Homeland Intervention, Enforcement and Logistic Division)……”

‘真够长的……’安静在一边看汉堡的维安心中吐槽着,但她以为这场发布会她只是来围观的,根本不会有她什么事,所有人的焦点应该都在刚刚失踪三个月回来的托尼斯塔克。寇森探员在跟小辣椒对完话之后,突然转向自己——

“你好,斯塔克小姐。”他的笑容很和善,人看起来也一点都不反感,但维安就是感觉有什么不太好玩的事情会发生,果不其然——

“听说你去英国的寄宿学校上学了,”他毫无头绪地突然冒出这一句,“局长让我带话,‘代我向邓布利多问好’。”

“!!!”维安一脸震惊的看着寇森,嘴里的汉堡也停止了咀嚼。

“你不用太惊讶,斯托克小姐,”寇森似乎觉得她的反应在意料之内,他微笑着说道:“我们的部门跟他们接触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说好的避世呢!!!’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啊好大好胀好烫啊bl 重生太监猎艳_斯塔克式拉文克劳》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