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调改器 邪恶小说 快穿主攻高肉抖s抖m系统_桃花债

范伟泽 2020年07月05日 古今穿越 6,497 13 喜欢 (0)

作者有话要说:

更新,哈哈。

请喊我真·热血青年!  

天明后衡文才看完了公文,陆景将函本规规矩矩地包好,与碧华灵君一起回天庭去了。碧华临走时还做依依惜别状道:“你二位保重,我先回天庭交了北天门的钥匙,得空再来看你们一看。”我和衡文与他拱手别过,欣慰地见金光过后,一双身影无踪。

衡文看了一夜公函,满面倦色,喝了两口茶抖开被子,躺下前又道:“我已经让陆景回天庭后去和命格星君提个醒儿,他别真的将此事给忘了。”

我替他将被子盖牢:“正是,命格的事务繁重,一不留神也是常有的事情。”衡文打个呵欠,道:“你说你昨晚打坐一夜,现在不想睡?”我叹道:“恐怕小伙计等下要来叫门送水送饭。我先到楼下和掌柜的打个招呼,让他们不要服侍了再睡。”衡文懒懒道:“早呢,小伙计哪会那么没眼色地献殷勤,之前的客栈里不都是早上不传唤绝不乱敲门,中午才主动过来服侍么。先睡罢。”

我想一想也是,便也掀开被子睡下。

哪知道头沾上枕头合上眼还没半刻钟,门板砰砰做响:“客官,客官,可还歇着么?”

我大怒,天不过刚亮,哪个小伙计如此没有眼色。衡文皱着眉头从被子里举起一只手胡乱挥了挥道:“你去打发了他,我继续睡了。”很没义气地翻身向里。

本仙君掀开被子,下床开门,刚开一条缝便听见小伙计道:“客官您可起来了。这位公子说有要事找……呃~呃呃?~~”

小伙计面色惊异,嘴巴大张。我心中嗖地一凉,不好,搅晕了头,竟忘记附进广云子的躯壳,本仙君竟真身出来见人了。

小伙计将我上下打量,结结巴巴:“客~这位客官~~此、此房~与隔壁房~小的,小的记得是位道长和一位姓赵的公子订的~~莫非……莫非小的走错了房~~公子,公子~请问公子您是?”

本仙君十分颓然,小伙计身后,几个随从簇拥中,慕若言正站着。

一双眼当然盯在我身上——

我在颓然中还是想了想,大清早的,天枢怎么来了。

我打开房门,向小伙计尔雅一笑:“没走错,赵公子正在此房,还在床上睡着。”我看向慕若言,又斯文一笑:“几位清早到访,可是有什么事情?”

小伙计断断续续道:“公公公公子你是……”

我愕然道:“小二哥你竟忘了,在下是赵公子的表兄,昨天半夜来此客栈找我表弟,似乎还是小二哥领我上的楼。”

小伙计懵了,挠了挠头:“小的,小的,不记得昨晚上~~”我皱眉道:“难道是另一位?昨天在下急着找人,没看清小哥的模样。”伸手在袖子里一掏,变了一块碎银掏出来,“昨晚劳烦小二哥行方便又替在下引路,急着寻表弟,竟忘记谢过。这些微的一点银子,小二哥拿去只当谢你的茶钱。”

小伙计何以敌得过本仙君的大智慧,眉花眼笑地接了银子,道:“是是是,公子爷您一提醒我想起来了,昨晚上您风尘仆仆的来找人,是小的提着灯笼引您上的楼。公子爷真是客气,这都是小的的份内事。这位公子说是有要事来找赵公子和道长的,不然公子爷您先和他说说罢,小的先下去,有事您叫小成就行了。”咧嘴笑嘻嘻地斜身退下,留下本仙君和慕若言对面相望。

我拱手道:“这位兄台来找家表弟定有要事,委屈兄台先在门外等候片刻,待在下去喊他起来。”

慕若言还礼道:“那便有劳。”略顿了一顿,“在下慕若言,请教阁下贵姓?”

我道:“久仰久仰,在下是赵衡的表兄。”我拱手作答,忽然想起,几千年前,云霭之上,我初见天枢星君时侧身谨候顶礼相迎,[小仙是新上天庭的宋珧,见过星君。]

不由得便缓声道:“敝姓宋,单名珧。慕公子若不嫌弃,可直接唤在下宋珧。”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记忆调改器 邪恶小说 快穿主攻高肉抖s抖m系统_桃花债》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