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朋友说我的又长又大很舒服 小兔gaara吧_来自三次元的信

陈王涛 2020年08月13日 古今穿越 6,497 13 喜欢 (0)

到了第二天,幸村精市在晨练上宣布了当天的训练菜单后,为了昨天的失控向真田弦一郎和柳莲二两人道了歉。真田弦一郎看到他恢复到正常的状态,以为好友已经没事了。柳莲二则完全相反,担心的心情比起昨天更重了,但也只是和好友闲聊了网球部的情况。

幸村精市和他们说完了,就去球场做起了自己那部分训练,没有再像昨天那样乱来。柳莲二看了,手中的笔记很久没有落下一个字。

幸村精市并不知道好友的担心,结束晨练后没有任何迟疑地走向了教学楼。到了二年级的走廊,竹井结衣正从对面缓步走来,柳莲二转头看向好友的表情,那是只出现在面对普通同学身上的疏离和客气,微微一愣。

“日安。”

“日安。”

打过招呼后的两人,一个朝着他们身后走了过去,一个向着前面迈出脚步,擦身之际,两个人的眼神都很平静。柳莲二看了看对此毫无所觉的真田,在心中叹了一声,转身先进了自己的班级。

之后的几天,幸村精市看到了竹井结衣都像是一个刚认识的同学,一切应对都是温文有礼。这和以前有时间就会和竹井结衣呆在一起的行为,形成了一个极其鲜明的反差。于是,有关两个人的感情破裂的消息如同被证实了一般,传遍了整个校园。

不管是幸村精市还是竹井结衣,都不是个会去在意八卦的人,所以,两人该干嘛还是干嘛。而幸村精市把从竹井结衣身上的注意力收回来后,对学习这件事变得专注了起来。慢慢地,各科的成绩逐步稳定地增长,最后成为了又一位稳定在第二名的学习风云人物。

这样的平静直到竹井结衣出了意外,那时候,幸村精市正在教室里给一位女生讲习题。说到一个重点的时候,幸村精市听到有人在教室门口喊了一句“你们班的竹井从楼梯上摔下去了”,立刻怔愣地转过去,随即推开座位跑到门口拽着过来通知的那个人:“她现在人在哪里,伤得重不重?”

看到出来的人是幸村精市,那人也是一愣,但在幸村精市越来越冷的表情下,有些不太利索地回道:“已经有人把她送去医务室了,摔得怎么样我没看清楚。”

幸村精市松开手,朝着医务室快步赶了过去。

“不是说幸村君和竹井已经没有关系了吗?怎么最紧张的那个人还是幸村君?”被扔下的人疑惑地问向身边的同伴,后者对他摇了摇头。

来到医务室,给竹井结衣看伤的老师正好拉开帘布,幸村精市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语气急促地问道:“老师,竹井的情况怎么样?严重吗?”

这位老师先是看了一眼被幸村精市彻底无视的两个送伤患进来的男孩,才对幸村精市说了竹井结衣的情况:“幸好摔下去的时候没伤到她的头部,但是,她的右脚骨折得有些严重,恐怕还需要到医院去做个彻底的检查。”

幸村精市对老师说了声“谢谢”,走到了床边。此刻,躺在床上的竹井结衣额头冒着冷汗,脸色苍白,嘴唇紧紧抿着,看上去很难受又很虚弱的样子。这让幸村精市想到了第一次正面看到这个人时的画面,那时的竹井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虚弱,但在其中更多的是一种稍不小心就会被破坏的脆弱。

幸村精市弯下腰凑过去,很轻柔地问道:“是不是很痛?”

竹井结衣看到最先赶到的幸村精市有些意外,“现在好多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听到竹井结衣还算平稳的声音,幸村精市终于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一边伸出手从隔壁的桌子上抽了几张纸巾把她额头上的冷汗擦掉,一边解释:“有人看到你出事就告诉我们了。这到底是什么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会摔下去?”

“对不起,竹井前辈!”这时,这起意外事故的两个罪魁祸首——高坂纯和上野太郎,走过来向竹井结衣鞠躬道歉,“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非常对不起!”

经由两人的解说,幸村精市知道了是两人在楼梯上起了点争执,然后推拉之间把前面的竹井结衣给摔了下去。又因为两个人是篮球部的成员,所以力气特别大,导致竹井的脚摔得有些严重。

“如果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把自己的责任抵消,这声对不起是不是有点太轻了?”

高坂纯和上野太郎还是刚入高中的一年级,两人在中等部就听闻过网球部的三巨头的各种传闻,现在看到这位前辈沉着脸,并说着有些过于严厉的话,一时之间都有些被吓住了。

作为受害者的竹井结衣听了,皱了下眉,却没有去看先发制人的幸村精市,而是转向了两个满脸内疚的后辈。“这件事我可以原谅你们的无心之过,但是,不管你们之间起了什么争执,都不应该把自己或是别人陷进这种危险中。”

“是,前辈!”

对于竹井结衣轻飘飘地用一句话揭过这件事,幸村精市不赞同地看了过去,视线移向那只绑了厚厚一层纱布的右脚,垂下的手忍住了几乎控制不住的轻颤。

不多会,两个班级的班主任一起进了医务室,问明了竹井结衣的病情后,把两位肇事者叫到了门外。幸村精市看了看坐在另一头的老师,压低了声音对竹井结衣冷声道:“你觉得自己受的伤还不够严重吗!”

“那你觉得呢?这不是一起故意伤害。”休息了一段时间后,竹井结衣已经不那么难受,可以平心静气地说话,“医药费他们会一起承担,错误他们也认识到了,也向我道歉了。我不原谅,让他们一直对我保持愧疚,那对我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顿了一会,竹井结衣继续说道:“每个人都会犯错,在我犯错的时候,我希望遇上的是一个可以原谅我的人。所以,我也愿意给别人一次原谅的机会。”

幸村精市一点都不想面对竹井结衣这刻露出的那种看待孩子的眼神,扭过头低低地回道:“我只是希望你能够多爱惜自己的身体。”

他在听到这个人摔伤的时候完全慌了,他不知道这个人从楼梯上摔下去受了多重的伤,是不是会对她本来就不怎么好的身体有什么影响,所以,只能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个人的身边,他需要确认这个人的平安。然而,在他为她担心紧张的时候,这个人却以一幅无所谓的态度接受了别人的道歉,所以,他为了她的大度生气了。

“你先回教室上课去吧,再过一会,我爸爸会来学校送我去医院检查。”

“那等伯父到了,我再回去。”

竹井结衣沉默地看着幸村精市没有出声,她有些看不懂这个少年了。按照这段时间的表现,对方应该是放下或者是打算放手了,但看现在又好像不是。“幸村君……”

“如果你想和我聊上一次的话题,”似乎猜到了竹井结衣要说的话是什么,幸村精市开口打断了对方的话,“我拒绝。我想,我应该还有拒绝谈论哪个话题的权利。”

“幸村君,老师还要去上课,竹井这里就先拜托你照顾了。等竹井的家长到了,你通知老师一声。”班主任的出现,适时地解决了两个人为留下这个问题而起的争执。

成功地留下后,幸村精市拿了一份医务室里放着的报纸坐在床边看起了报纸。看着报纸上的新闻,幸村精市想起了某个晚上和自己父亲说的话。

“爸爸,在你的人生中,有没有出现过这么一个人,”说这句话的时候,幸村精市的一双眼没有看向自己的父亲,而是望着窗外那一轮被乌云遮了一半的弦月。“不管你用尽多少方法去靠近这个人,都只会被狠狠地推开?”

幸村爸爸在儿子的肩膀上很轻地拍了一记,“爸爸没有遇见过,但如果遇上了这么一个人,那就要看你对这个人的执着有多少。”

“执着有多少?”

幸村爸爸点点头,“就是在你心中是被推开受到的伤害更让你在意,还是被推开也要靠近这个人的想要更重?”

“可是,在她的眼里我就是一个无法让她正视的孩子。哪怕我努力地让自己变得更成熟,她给我的定位还是一个比她小很多的孩子。”幸村精市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眼底一片迷惘。

“那就让时间来证明。在你觉得不够达到让她正视之前,给彼此保留一段距离,然后让时间冲淡她对你的认知。”

父亲最后的话就说到这里,但幸村精市知道等到竹井模糊了对他以前的那些印象,他就可以重新站到这个人的面前,让她面对一个全新的自己。到那时,他会让这个人拿出平等对待的正视。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女朋友说我的又长又大很舒服 小兔gaara吧_来自三次元的信》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