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在电影院里吃我奶 母娇女媚猎艳都市全集_抱紧我的电话虫

小小强 2020年08月13日 古今穿越 6,497 13 喜欢 (0)

“你们的能力也不相合,比起用暴力解决不如猜拳吧,御坂建议道。”看着想要上手去揍一方通行却因为能力受限不好下手的七夜,御坂9982号说道。

“猜拳?”七夜听到这个微微挑眉,然后猛地露出笑容来,“这个我擅长啊。”她看着一方通行带着几分挑衅,“敢不敢来啊。”

一方通行冷哼一声:“来就来。”他回应七夜的挑衅,或者说根本不相信七夜在猜拳上也是极强的。

“石头,剪刀,布。”七夜和一方通行同时举高手,随着最后一声话落双双挥下。

一方通行看着七夜的拳头和自己的剪刀:“再来。”不过是幸运。

十次过后他不信邪的盯着七夜的手看:“你是不是哪里作弊了?”猜拳这玩意赢一两次不算什么,但次次都赢要么就是幸运要么就是作弊。

七夜鄙视的目光瞥过去,不屑的说道:“小小猜拳,还用得着作弊吗?”

白兰闻言笑出声,他手中碾压着棉花糖语调微微带着些幸灾乐祸:“这游戏你玩上百数千次也赢不过七夜。”

一方通行目光灼灼回头盯他:“她果然作弊了,对不对。”

白兰啧声:“你大概连铃兰都玩不过。”

一方通行声音哽住,快速转头看向蓝发蓝眸的小女孩:“来,铃兰,我们玩两把。”

铃兰有些不情愿的在座椅上磨蹭了一会,才在一方通行的注视下慢慢悠悠的走上前来,鼓着腮帮子嘟囔道:“可说好了,输了可不要哭。”好像笃定了自己会赢一般。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一方通行可受不了这种被小女孩鄙视的委屈,立刻是怼了回去。

铃兰定定的看了他一会,接替了七夜的位置,举高右手随着“布”的令下落下,她湛蓝的眸眼转动着,再看到猜拳结果后她笑嘻嘻的问:“服不服?”

一方通行憋着气又是和铃兰玩了十把,也是次次输。

“行了吧。”七夜得意的摸摸铃兰的蓝色长发昂起下巴,“愿赌服输,快去买夜宵吧。”

一方通行狠叹口气,抓起钱包就走,铃兰犹豫了一会,蹦蹦跳跳的上前:“铃兰陪你去。”

看他们出门白兰笑容才微微止住些:“很有意思?”七夜是眼力过人,最开始她还是盯着一方通行的手看的,最后几次却是直接用见闻色预判了,不管一方通行玩几次都无用。

七夜俏皮的吐吐舌头。

——

“我来吧。”走出超市后,一方通行看着瘦弱的小姑娘抱着巨大的塑料袋侧头问道,反正他是能进行矢量操作,多少重量都不在话下。

“铃兰很健壮的!”蓝发的女孩拒绝了他,反而是认真的说,“经常有锻炼肌肉呢!”

一方通行嘴角抽了抽,在心中默念三遍“怪力女的同伴也是怪力女”才把事情揭过去。

“反而是一方通行你,变得好大力。”铃兰好奇的盯着他,眸眼微微睁大,“重吗?要铃兰帮帮你吗?”她有些关切的问。

“不。”再被看不起的一方通行立刻是拒绝了,“我力气很大的。”他面不改色的说道,绝不是因为能力的原因。

铃兰有些疑狐的盯着他,才缓缓点头。

一方通行松了口气,转移话题:“猜拳你怎么赢的?”他用眼角瞄了铃兰。

“看的听的。”铃兰眨眨眼又笑起来,还没等一方通行回答什么,她微微往后看,“那个人是再跟着我们吗?”

“哈?”一方通行本就对周遭的一切漠不关心,闻言微微侧头,却是看见迎面打来的棒球棍。

“啊呀呀。”铃兰有些惊讶的看着直接被反射弹飞出去的男人惊呼出声,再看着慢慢聚集在他们周围不怀好意的人群她直白的表示,“专门来送死真是辛苦他们了。”

一方通行在他人冲上来之前侧目:“女孩子别说那么粗鲁的话语。”一看就是七夜教的,他微微伸手用手背触碰铃兰的胳膊,也把她纳入能力的范围。

铃兰偷笑:“可我说的就是真的嘛。”她盯着那些被反射出去,甚至是手腕骨折的混混们吐了吐舌头,“笨蛋——”她拉长声音讽刺道。

讽刺完她乐呵呵的转过头来继续走:“呐呐,一方通行的能力也是可以护及旁人的吗?”

一方通行斜眼看她,低低应声:“恩。”

铃兰单手抱住塑料袋,左手腾出来搭上他的手腕:“还有什么有趣的吗?”她眸眼亮晶晶的问。

一方通行对于她那个大袋子选择眼不见为净,正视着前方:“能有什么有趣的,不就是矢量操作吗。”

“矢量……是什么呀。”这个问题铃兰一直有疑惑。

一方通行嘴角微抽,但想到铃兰还是个小孩子便原谅她了,但也不想过多的解释:“我触碰到的力量都是可以改变方向的,通常是反射。”

“哦。”铃兰似懂非懂的点头。

“声音也能反射掉,要试试吗?”一方通行敛眸问。

铃兰睁大眼瞳,露出些笑意来:“恩恩。”这个声音到底指的哪一个呢。

声音反射掉的那一瞬间,周围便寂静了下来,万物无声,说的便是如此,铃兰有些好奇的看着周边的人,屏蔽掉声音后世界好像变得有些不真实,她小幅度的蹙起眉来,不知为何她想起“雨”镇静的最高境界。

她微微垂下眼眸来,像是有无形的“气”波及周围,另一种“声音”回归。

铃兰缓缓露出些笑意来,侧头想要和一方通行说什么。

却是没有一丝声音传出来,她惊愕的瞪大眼,张大嘴朝着一方通行“啊——”了一声,却听不见分毫,她眨眨眼,独自一人玩了起来。

但小孩子耐心也不足,一会便是厌倦了。

铃兰眨眨眼松开搭在一方通行手腕上的手,那一瞬间声音回归甚至是让她觉得嘈杂,再去碰一方通行声音又是消失了,铃兰又是发现了新奇的玩意,一时间有些乐此不疲。

还没等一方通行不耐烦,下一次松手时铃兰却是听见了呼唤,她侧头看向一直跟着她们的小孩,和她差不多高,披着破旧的布,有些挡住脸,但还是能隐隐窥见模样,让铃兰觉得有些眼熟。

“啊,你终于听见了啊!御坂御坂不禁是留下感动的泪水。”女孩活泼又带着些稚嫩的声音响起,那熟悉的语调让铃兰睁大瞳孔。

御坂御坂?

一方通行见旁边的小姑娘不见了,微微皱眉往后看,看着她们交谈的模样他关掉了对声音的反射。

“啊呀呀,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呼唤了你们一路居然无所察觉,不知道是粗神经还是刻意无视,但若说是刻意无视动作、步伐却无改变,你也依旧是玩的也开心,说到底还是无神经,御坂御坂发出大胆的猜想。”

一方通行听着那一长串的话觉得脑壳疼:“走了。”他侧头朝铃兰喊道,便是继续迈开步子朝前走。

铃兰盯着那女孩没有动弹。

一方通行走了几步发现铃兰没跟上来,倒是那披着破布的不知名生物冲上来:“真是的!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无视,御坂御坂可是强烈的宣誓自己的存在感呢!”

一方通行:哈?

他盯着那破布不明物几秒:“御坂?”

披着破布的女孩极为高兴:“御坂御坂的存在终于被正视了。”她抖了抖肩膀,“御坂御坂不禁发出欢呼雀跃的声音。”

铃兰瞪大眼:“还有这么小的吗?”

一方通行沉默半响:“喂,把你身上那块破布给我拿下来。”见她磨磨蹭蹭的有些烦躁的直接上手扯掉了。

铃兰看着因为害羞骂一方通行变态的小女孩窃笑出声:“真是小的御坂酱呢。”

一方通行嘴角抽了抽,把布扔回去了。

“御坂的序号是20001号,是‘妹妹们’最后一批作品,代码也是叫做‘最后之作’,本来是应该作用在实验上的,御坂御坂如此发着牢骚。”女孩裹着布,却是露出脸来,完全是御坂妹妹的缩小版,长得呆毛,面颊上带着红晕。

铃兰新奇的看着。

“这样啊。”一方通行漫不经心的应道。

“不过实验被终止了,我中途就被丢出培养器,身体不如为何也如此娇小,御坂御坂有些不甘心的控诉道。”她目光越过一方通行,最终落在好奇的看着她的铃兰身上,“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御坂御坂懂礼貌的问道。”

“我是铃兰。”铃兰眯眼笑着愉快的说道,她能感觉道这位御坂酱比其他的御坂妹妹更为活泼,她好似是拥有情绪的,又是和她差不多大的孩子。

“你可以称呼我为最后之作,御坂御坂挺起胸膛说道。”小女孩表情极为丰富,“说起来那联系不上的御坂妹妹到底是为什么?御坂御坂提出问题。”

“是Jungle。”铃兰知无不答,“最后之作跟我们回去便是我们的人了,也需要接受洗礼。”

“洗礼?御坂御坂不解的问道。”最后之作歪头。

“这边哟。”铃兰拎着大塑料袋依旧跑的很快,她站定在被他们占据的研究所前面露出笑容。

“欧耶!”最后之作手臂包裹着布微微举起,“御坂御坂为得到第二名欢呼雀跃。”她歪头看向铃兰手中的包裹,“很重吗?御坂御坂来帮你吧。”

还没等铃兰回答,她便是伸手去接,铃兰给她了一边。

没几秒最后之作的手就是被袋子勒痛了:“好重,但这是御坂御坂主动要提的,所以要坚持下去,胜利就在眼前。”

进了门最后之作一下子被累瘫在地上。

“哈。”七夜瞪大眼看着门口只披着一件破布的小女孩,“你们出去买个食物还顺带一小只的御坂妹妹吗?”

“啊。”千秋也有些惊讶的凑过来。

“御坂知道她。”御坂9982号慢慢走过来,“她作为特殊个体,最后之作而存在的,是我们的司令塔。”

最后之作抬头看她,即使这么近的距离,也连接不上。

后面一方通行有些惊讶的抬起头,司令塔?

“要和御坂们一样吗?”御坂9982号抿唇问道,她朝着最后之作伸出手,表情莫名带着几分固执。

最后之作裹紧破布站起来,她静静的和御坂9982号对视:“既然来到这里,御坂御坂自然的愿意的。”她上前一步便是双手握住御坂9982号的手。

御坂9982号的手上带着微弱的绿色的电流,在最后之作握上之后迅速的光芒大振,蔓延了她的全身。

最后之作露出有些痛苦的神情。

御坂9982号皱起眉:“有什么通过御坂网络……在侵蚀过来,御坂报告道。”她身子微微颤抖,看样子也是痛苦的。

房间里的其他御坂妹妹们也逐渐表情凝重起来。

“怎么了?”一方通行皱眉。

千秋再凑近些把手搭在她们交握的手上,闭上眼眸整个人沉寂下来,好像和在场的御坂妹妹连接起来般,秀气的眉渐渐拧起。

“你不担心吗?”看着开始从塑料袋里找食物的七夜,一方通行侧头问,御坂妹妹们是在这里遇见的,但千秋可是和她很要好的。

“我相信流的力量。”七夜叼着食物朝他露出笑意含糊的说道,“也相信千秋。”

她的话语太过笃定,没有一丝的怀疑,一方通行心里微紧,重新瞥到御坂妹妹们身上。

“没事的。”铃兰笑嘻嘻的安慰道。

“这可是流的力量。”弗兰接口。

一方通行通过大屏幕见过那位流,只是一位看上去有些瘦弱的青年,总的也没说几句话,和那位威尔帝一般来去匆匆,一直在忙着什么一样。

“我也来加一把吧。”看着看着七夜忽的说道,她原本便是半蹲在塑料袋旁,左手微抬便也是搭了上去,从手掌处冒出绿光,比御坂妹妹她们的强盛的多。

即使隔着些距离,一方通行也感觉到一些骇人的意味。

有了七夜的加入,御坂妹妹们很快变得冷静下来。

千秋慢慢睁开眼,拉开了御坂9982号和最后之作的交握的手,在那一刻所有的御坂妹妹们恢复了正常,唯有小女孩一个人还在痛苦着。

千秋朝着后方摊开手,符纸和笔墨便是到了她的手中。

一方通行看见那明黄色的符纸表情顿了顿,这给他留下的并不是什么好回忆。

千秋拿过笔蘸了墨便是在符纸上画了几笔,速度很快,画完后直接是夹住顶端贴在最后之作的额头上。

最后之作脑内的痛意一下子止住了,她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眼泪汪汪的:“御坂御坂……好痛。”最后两个字说的并没有那么有气势。

从额头处传进来的是一股清亮之意。

“还痛?”千秋抿唇迟疑的问。

最后之作把眼泪收回去:“不痛了。”

“那就好。”在符纸上的墨迹都退干净后,千秋伸手揭下,她看着比她矮一截的小女孩,薄唇抿起带着些幅度,莫名的带上了几分柔和,“去洗个澡换件衣服吧。”

最后之作突然有些脸红,小声的回答:“御坂御坂知道了。”她顿了顿又补上一句,“也饿了。”

“不缺吃的。”七夜闻言笑开来。

一方通行有些难言的看着迅速打成一团的众人,御坂妹妹们情感比较平淡,但最后之作却是活泼的,立刻便是看出区别来,她们真的极为自来熟!

他微微叹了口气,也从塑料袋里拿出点零食来:“打游戏吗?”他顺口问。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他在电影院里吃我奶 母娇女媚猎艳都市全集_抱紧我的电话虫》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