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知青下乡嫁市长 和表姑一起_绵绵冬依

洪佳乐 2020年07月30日 古今穿越 6,497 13 喜欢 (0)

夏薇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脑袋一片空白,逻辑这东西便自动跑去了九霄云外,男人的温柔,男人的温度,都让她无来由的委屈了起来。

她挣脱他,双手双脚并用,对他又捶又踢,最后在他的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嘶!”他抽了一声,看着她濡湿的睫毛,心头泛起浅浅的疼痛,任由她撒泼。

肖长野将她搂在了怀里,男人低沉磁性的声音大有让人安定的本事,“我来晚了。”

“呜!我……我肚子饿!”她躲在他的胸口,垂下手,狼狈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肖长野:“……”

他冰山一般的脸彼时带着宠溺的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就准备离开。

夏薇紧张的抓住他的袖子,还在一阵一阵抽气着,“你要去哪里?”

他径自将她抱了起来,“不会再把你一个人丢下了。”

她将他抱得很紧,却在他耳边恶狠狠地说:“你要是敢丢下我,我就诛你九族,满门抄斩!”

口是心非的小人儿,他低笑:“是,保证绝不会。”

她看到星罗河边的草地里不知何时架起了一支小小的营包,她有些诧异地看了眼肖长野。

原来刚才他离开的那一阵,是因为他去安排这些。

难怪他去竹林找竹子。

夏薇刚松口要原谅他,心里便有个小人儿在叫嚣着:什么嘛,即便事出有因,那也得以公主安全为第一,公主在哪他就在哪为使命,所以还是扣分,渣他!

“我们要不回去吧,我害怕又生什么事端。”

“不会再有什么打扰到我们了。”

其实,他刚刚不止做了这些,他还回竹林找了三教陀,要他派人看守好星罗河周围,不让任何人有机会破坏他们的二人世界!

异兽离开之前的咆哮,是为了提醒其它的同伴撤离此地。

所以,现在星罗河除非地震,沙尘暴,不然真的不会有什么能打扰到他们的。 

即便有些不安,但是她唯一可以笃定的,是肖长野一定会护她周全,权且这样吧。

她走向帐篷处,地上铺着一片餐布,上面摆了些食品锦盒,夏薇欢喜地如乳燕投林一般扑向了吃的,肖长野径自伫立在远处,负手观望着这一幕,温润的黑眸里是无涯的深茫。

她随意蜷着双腿坐在野餐布上,将众多锦盒拆开,像拆圣诞老公公的礼物一般,她每样都尝了一口,精致的小脸上都是雀跃。

她抱着个盒子走到他面前,“这些都是什么零嘴,你是怎么办到的?”

肖长野随便拿了个果脯喂进她的嘴,“我从商多年,游历了不少异域,收藏了些许珍宝,闲来无事会去研究些话本、食谱、土木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钱太多了堆在那没用,还不如做些有意义的事……现在我觉得做这些对极了,能博得薇薇一笑,哪怕倾城也没关系。”

她伸手捏着他的袖子,晃了晃,颇有些撒娇的意味,“那还有没有其他的吃的。”

她这般卸下防备的样子甚好。

如果不会时不时的想渣一下,会更好。

他抿唇笑笑,不做回答道:“贪多必失,不是肚子饿了吗?赶紧去把这些消灭,我去捞只鱼,我们今晚烤鱼吃。”

“我想烤地瓜!”

哪里去找地瓜?才刚刚说她贪多必失,就这么快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他慢条斯理的折起自己的袖子,寻了几个小石子,“乖,下次还会有,你先慢慢吃。”

夏薇吃饱了以后,活力便来了。

“喂!肖长野,我想吃水煮活鱼。”她蹲在河岸边看夏长野捞鱼,他用石子击中鱼,等鱼顺势下游以后再捞起,倒是除了手是湿的以外,就什么地方都干干净净。

肖长野抬眸望了一眼夏薇,她笑吟吟的,显然是想各种淘气为难他。

“想吃?”肖长野问。

“嗯嗯嗯!”夏薇如捣蒜一般点头。

“那你就想吧。”

夏薇站起来,抬脚一腿将他踢进了河里,“那你就下去吧哈哈哈……啊!”

还没笑完,肖长野在水上旋了一圈,足间踮水,顺势将她一齐拽进了水中。

她站在水中,全身上下都湿透透的,气急败坏踏水,使坏将水溅在他的身上。

她发髻濡湿凌乱,冲着他没形象的吼:“肖长野!你来阴的,看我怎么还回去!”

肖长野躲着,“谁来阴的,你心里没有点数吗?”

夏薇追向他,脚底被青苔一滑,就倒了下去:“啊!”

还未倒下,肖长野便已经扶住了她。

夏薇一双眼还骨碌碌在转着,手在水中掬水泼向夏长野:“哈哈,你跑呀!”

“凭什么我跑,应该你跑才对。”他挠她痒痒。

她扭成一团,躲着他的手,“哈哈哈!我错了,哈哈,肖大侠过我吧!”

……

“三教陀……”方才暝教二人躲在远处看着水里的两人追逐嬉戏。

奶奶个熊,他暝教的至高无上的少主竟然毫无形象地在水里打闹,还让他俩守山?他关复——堂堂清和分部三教陀,几时做过守山这种无聊的活?

无语!甚是无语!

都怪那个长公主,长得……哎呀!马马虎虎好看吧,好看是好看,妖精一个!祸害他们少主!

三教陀手上的竹枝咔嚓一声折断。

“十一,老子眼睛疼,你替我看着这女人!”

……

“怎么办,全身都湿了?”上岸以后,夏薇开始烦恼,这下整个人都湿得透透的,果然玩耍一时爽。

夏长野便说营包里有备用的衣物,让她进去换。

夏薇出来的时候,将头发简单的绑了个马尾,肖长野见她这个样子,有些怔愣住,恍惚想起了前一世的夏薇。

没有出事之前,也依然有着少女青春萌动模样,她有一双令人记忆深刻的眼睛,笑起来的时候,很是生动,一朝灵魂穿越,倒是没有将这点磨灭掉。

“是不是觉得本宫貌美如花,举世无双呀?”她看他怔忡地样子,骄傲的抬起下巴说。

“是呀。”肖长野装作惊艳到的样子,张了张口,迎合她。

既然肖哈士奇这么配合着她,那她渣女的灵魂就要附体开始她的表演了!

她蹦跳着来到他的面前,马尾左右甩动,“长野哥哥,本宫今日这般样子,卿可要再三牢记,往后到了宫殿中,便再不能这般肆意了。”

“那你想要自由吗?”他忽然握住了她的手,脸上没有刚才的散漫随意,而是严肃正经。

想你个鬼!她要稳固她的权势,她要只手遮天,她要稳坐小皇帝的殿后垂帘听政!可是她干嘛要说给他听。

“我的心愿,是世界和平!”

肖长野深邃的目光灼灼的看着她,“好,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么他必定倾尽全力帮助她。

后面一半他没有说出来,只是在心里暗暗做了这个决定。

肖长野的目光像两道激光一样,稍有不甚,她的心思都能被他看透,她不自然的移开目光去看其他的东西,她看见大漠孤烟,日暮交替之际,天色渐暗,不远处草丛里似乎有团团明灭的光芒闪动。

“你看!”她指了指那处。

“拿着,先去玩耍。”他又取过一只用竹子做的捕捉网。

“那你呢?”夏薇忽然变得有些犹犹豫豫,怕是还未从刚刚受惊的余韵之中走出。

也是,夏薇绝不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没心没肺女孩。

他微微用力按了一下她的虎口处,才道:“在我能看见的范围,喊一喊,我第一时间到你身边。”

“本……本公主看尽了人间生死,早已生死无畏,谁要你到我身边,哼!”说完,便提裙小跑而去捉流萤。

“哼!”肖长野望着她欢快的身影,在背后偷学她傲娇的语气,哼了一声,娘里娘气,颇觉得有些好笑,低头拾了些柴火,架起木架开始准备烤火。

正当肖长野将火烧旺了之后,再去看夏薇,已经没有人影了。

他心头一紧,丢下手中的东西去找她。

“公主!”这女孩不惊不叫,应该是躲在哪里又想捉弄人了!

“夏薇……”他又迈了几步。

真没影儿了,开什么玩笑!

“夏薇!”

无人回应。

他瞳仁缩了一缩。

“嘿小哥哥!是在找我……嗯?” 

男人快步上前,周边的萤火虫被他风驰电掣般的步伐惊地都飞了起来,肖长野上臂一伸,将她拽了一拽,离他只剩微尺,她手不由自主的垂了下来。

很快她回想起了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从腰间取出小锦囊,发着淡淡的荧黄色光芒,“你看!”

她抓了一袋的萤火虫,“我们今晚,拿去做小夜灯吧!想到能同卿卿秉萤夜游,想想都觉得很开心呢!”

他没有因为夏薇的“甜言蜜语”受到波澜,反而抬头看了看天空,道:“今晚月亮已经有些变化了,你身体还会不会难受。”

说起来,现在月亮都爬上来了,她竟然没有感受到体内的邪气。

她摇头,“既然不是月圆之夜,那我身体里的蛊毒就不会影响到我,直至下一个月圆夜。”

实际上,在圆月稍微有变化之时,她还是多少会有一点感觉,不过她忍了几年,对于这种轻微的欲念感,已经说是可以控制自如,也就是忍一时海阔天空嘛,只要不爆体,她还是能克制的。

“也好。”

她怎么从他的声音中听出了几分不甘寂寞的感觉。

“彼岸花开了。”肖长野添了一句。

她便扯起裙边跑了过去。

河边整条河闪动银波,像是被触动了结界一般,河面微微抖动着。

两岸的彼岸花丝丝入扣,缓缓绽出它最妖冶的模样。

月光皎洁,星河浩瀚,河水辉映,彼岸花潋滟,四下流萤纷飞,极妖极纯的美感。

是夜,她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个极不真实的梦,被天地环绕着,渺小的是她,独一无二的也是她。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重生知青下乡嫁市长 和表姑一起_绵绵冬依》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