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 上班被同事摸出水_还真

陈王涛 2020年08月13日 科幻未来 6,497 13 喜欢 (0)

屠景峰的青云峰主收了一个记名弟子,这消息几乎传遍了半个外门,随便抓一个药田的弟子,都会嗯嗯两声地腹议,听说那小子姓萧啊,真是个好福气的。

这倒与那位去屠景峰送丹药的鹤童子脱不了干系,那位由鹤化精的宗门妖修可是出了名的大嘴巴,也不知是在化形的时候吃错了药,整日里就爱个唠叨不停。

鹤童子修行了上千年,好不容易能说人话了,却又发觉整个天台山都找不到一个知音。然而他痛定思痛,越挫越勇,没有一日停歇下来,接着他发现,若是传播一些外门弟子不知道的八卦,便能如愿以偿地继续讲下去。这下倒好,鹤童子从此在宗门里神出鬼没,东奔西走,混在普通的仙鹤里偷听墙角,惹得不少私会的情侣咬牙切齿。

也曾有人试着逮住那鹤童子,好好教训一顿,可那肥鸟不单飞得快,跑起来也跟用了疾风决似的,这一手功夫了得,不少修为高于他的弟子都未曾拿下,于是鹤童子便稳坐在了宗门情报行业之首。

话说这日鹤童子又闲来无事,找了个外门弟子休息的凉亭,他穿得倒是人模人样的,锦衣玉服,面容也白净。

初入宗门的弟子反倒很喜欢他,原因无他,你想啊,这外门弟子也就月头月末才能见上引领的道人一面,而修为高的弟子也不大爱理会他们,独独一个妖修化形的鹤童子,虽然吵嚷了一些,但为人毕竟不坏。

“鹤师叔啊,今天又有什么新消息了?”一弟子问道。

“我瞧见了青云子新收的小徒弟。”鹤童子喝了口茶,还用手比划了一下。“才这么点大,听说是从山外带回来的。”

他这话说得简单,一帮外门弟子却是瞪大了眼睛,青云峰主,本身的金丹修为不提,但他还是灵盈真人唯一的亲传弟子,这位来头更是了得,当年祖师爷得证大道,离开了宗门,座下共有七名尊者,而这灵盈真人,却是一下师从了两位尊者。

常言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人还不能有两个父亲呢,一个弟子又怎能认下两位师傅。然而那二位尊者,确是不由分说的将灵盈纳入了自己门下,收做两人的关门弟子。

灵盈当年是何等的惊才绝艳,如今已没有多少人能说出来,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千多年。当人修炼到那般境界的时候,这修行也成了天下第一等的难事,上有天劫,下有心魔,从古至今不知陨落了多少元婴大能。然而灵盈还在,并且度过了第二重天劫,九九五行地动雷火,那道天劫留下的巨大裂痕,至今还留在玄宗呢。

放眼整个玄宗,也不过三位真人度过此劫,所以灵盈之能,已是宗门数一数二的强者。

众人沉默了一会,不由感慨起这小孩的运数来。

却听得一人道:“我等勤加修炼,却有人一步登天,享受那内门大好资源,如此岂不是大不公之举?”

他似乎还想说点什么,就被身旁人扯了下去。

“这事你就别穷担心了,每隔十年,宗门便会举办法相大会,若是记名弟子不够资格,便会从内门上除名。”一长须男子解释道,他扫了眼神色都还懵懂的新进弟子,道:“若是能击败同阶的记名弟子,那可是迈入内门的好机会啊。”

“嘿,要我说,也不看看自己是几斤几两,人家师从金丹大士,又岂是你我能对付得了的。”

“涨他人志气的糊涂东西,那些修行不足十年的毛头小子,来一对我打一双!待来日我进了内门,你可别再出声!”

就如同水入了油锅,一下子几十人都讨论了起来,争得面红脖子粗的。鹤童子在一旁看着,嗑着瓜子,倒也看出了几分趣味来。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想起了这位师叔,这一看,正主还在战局外头呢,不由问道:“鹤师叔,依你之见,那姓萧的小童子资质如何?”

“这资质嘛……”鹤童子想了想,他道术学得是不怎么样,但先天就能感应五行之气,故而能在别人发现他坏事以前逃之夭夭。他初见萧景的时候,却是被吓着了,原因无他,那孩子离他只有二十步之遥,他却连点灵气变化都未感应到。

不同于普通凡人那般阻绝灵气,也不像修士将之内敛,那个萧景周身的灵气,更像是个死物,诸如山石,流水之类的玩意儿,才会给鹤童子这般感受。他因着没想明白,也恼被这么一个孩子吓着了,这才大肆宣扬起萧景的事来。

但凡事也得有个度,鹤童子就算不怕青云子那个温吞惯了的,也得琢磨下阴沉沉的灵盈真人。于是他放缓声音,学着宗门长老那样模棱两可地说道:“根骨倒也不错,但凡事还得看机缘。”

这番话说了还等于没说,鹤童子从来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性子,哪能忍受这般失误,他越想越觉得不解气,便一甩袖,化作浑身雪白丹鹤飞走了。

鹤童子自然是回到了屠景峰,他正看准那山腰的屋子降落,却不想一道禁制生生将他拦在了外面,这还不是最过分的,鹤童子痛苦地扭回了脖子,那青云子好生的可恶,还藏了道雷电符。

他愤怒地嚎叫了两声,这对仙鹤来说,可不大体面,然而鹤童子是真气着了,也顾不着那么多:“好你个青云子,当年若不是我的缘故,你又怎会碰见灵盈真人?如此恩将仇报,简直枉为玄宗门人!”

“再说你结成金丹之前……”鹤童子一张口,果然是没完没了了。

那声音确实是大,就连屋内的萧景也听见了,他侧着耳朵听完,顿时生出了鹤童子乃是世间头一等的大好人的错觉。

萧景坐不下去了,他放下手中的游记,离开了自己住的小院。屠景峰地势陡峭,本就没有塞得下大房子的地方,但是仙家手段,便是移山倒海也不在话下,如此,便是在山腰生生取走了部分岩石,修成了院落。

这长辉阁虽大,萧景却没见着什么人,如青云子所说的,他坐下另有一弟子,只是闭门修炼十年,至今尚未出关。即使是如此,也不该这般冷清才是啊,这么大的院子,竟是不需要整理,莫不是什么玄妙法术?萧景琢磨着,他到这已有三日,青云子担心他没法适应这灵脉,遂让他缓和几日,再开始修行。

如今便是到了约定的时限,萧景却有些忐忑,他这两日也看了不少书,对修真这一事也算有了轮廓,他才知道,也不是人人都可修道,若是没有了先天的根骨,纵是拼尽浑身力气,也入不得道门。萧景又看着那宗门谱上上记录的各大家族,当真是不乏杰出之人,可见这体质也是代代相传的。

可他不过是商人之子,能否窥得道门,也就未知之数了。

萧景走过那雕梁画栋,这长廊曲折,以汉白玉为底,玄漆涂木,只让人觉得仙家气派,萧景想起他那家中,往往是热闹非凡的,他竟是从没有独自一人在萧府里走动。

青云子此刻正立在院外,一张长约六尺的方桌横放在他身前,上头摆着笔墨纸砚,竟是样样不缺。

萧景更是疑惑了,他只想着这测试或有风险,若是放着只吊睛白额老虎,他也不会这么惊讶。但看着副架势,莫不成这玄宗收人的凭证,是舞文弄墨的本事不成?

“今日让你来,可不是让你吟诗写赋的。”虽这么说,青云子却还是摊开了一张宣纸。

萧景想了想,道:“可是作画?”

“你看了便知。”青云子摊开手,一支笔赫然出现在他掌心,木柄狼毫毛,端的是普通至极。

这支笔只沾了清水,青云子便在纸上写了起来,那上头依旧是空无一物,只是这院中景色,骤然变了模样。萧景身前的地方,原先不过是一块空地,除去几丛兰草,再无它物。

然而此刻,竟是有数不清的新芽自那土壤中冒出,且不断地向上延展,生出枝叶,遮了日光,很快便成了郁郁葱葱的一片。独木不成林,成林需百年,然而在青云子手里,不过一炷香的功夫,那初初发芽的种子已成了直入云端的栋梁之才。

却听见叮咚雨声自那林中传来,就着巨木枝叶,顺势留下,不消一会,便积成了数道水流。正所谓百川成海,水滴成河,这一股股水流终是汇成了一块儿,沿着凹处蜿蜒前行。

“你所见的,乃是补天笔造出的幻影。”青云子道,他停下了手中之物,那方树林也就静止不动,无风亦无雨,溪水也定在了原处。

“……我碰过那铁杉,倒是和真的别无二致。”萧景说,那树皮粗糙,手探上去的时候,还带着微微地痛感,不想却是假的。

“我那位师尊总是妙思偶得,说这幻境是假,其实也不然,这树林和小溪,乃是为师灵根的显像。”青云子折下一枯草,那小小残肢便是在他手中重新发芽,开花,结果,继而枯萎,最终化为一段幻影。“你眼前所见的,便是木,水两道灵根。”

“只是两个?”萧景眨了眨眼睛,似乎觉得自己的师傅不该只有两个灵根,在他看来,这种东西肯定是多多益善,金木水火土都占全了该是多壮观的幻境。

青云子揉了下男孩的头发,他过得随意,这长辉阁也没有道仆,但萧景也着实太小了点,一头黑发尚披散着,想来是从未自己束发的缘故。

他也知道这小弟子心中的疑问,遂解释道:“天地本是混沌一片,然后生阴阳,再化五行。世间万物乃五行造化而成就,只是年岁久远,这五行之气也就混杂起来,人身上若有五行之脉,大多杂乱无章,交织在了一处,如此,却是无益于吸纳天地灵气。”

“那灵根越少,修行反倒越易?”萧景不由问道。

“若是独论灵气,的确如此。”青云子点头,玄宗虽大,但也找不出多少单灵根的后辈,这争抢单灵根弟子为徒的事也不在少数,堂堂的金丹大能,到了这种时候,一赌二闹竟也是毫不含糊。

但对于新收的弟子,青云子却没那么多要求,不过是一有缘之人,只要萧景能在内门立下跟脚,他便是放心了。

“你且来试试。”

萧景接过了补天笔,入手冰凉,不像木,反倒像是金属铸就的器皿,他吸了口气,在牙白色的纸上动起笔。

那片幻境便是活了过来,微风带着阵阵水汽,扑在人面上,分外的惬意,萧景却皱起了眉头,一笔一划地在纸上写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终是忍不住抬起头,却还是见着那溪水流淌,树木荏苒。

莫不成,是他灵根杂乱,以至补天笔都无法显现?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求求你不要伤害我们的孩子 上班被同事摸出水_还真》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