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老婆给别人玩的过程 大叔你的太粗_可否对我温柔

范伟泽 2020年06月13日 游戏竞技 6,497 13 喜欢 (0)

Watson家一直都鲜少人拜访。

不是说他们人不好相处,事实上,Watson家的四个男人自搬进了多佛尔后,和其余人的相处一直都很良好。

不过,尽管有不少女孩子对他们表示出了明确的好感,也从没见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将那些女孩子给邀进家里过,应该说,连和她们吃个饭都不曾有。

所有人都知道Watson家有一个女孩子,和她的四个哥哥相差很多岁,他们几乎都要以为她会进入当地最有名气的学校念书了,结果却不是,那女孩──记得是叫做Tahlia──却去了个很远的地方念书,而且待在多佛尔的时间越来越短了。

等到他们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那女孩在Watson家那栋房子出入了。

大家也渐渐忘了──忘了那栋Watson家的屋子里还住着一个女孩子。

一个叫做Tahlia Watson的女孩子。

这天,多佛尔来了个陌生人。

在英国,黑头发又黑眼睛的人并不常见,而现在走在街上的这名女子拥有这项特征,吸引住了不少人的目光。

几个居民她经过时给予了个友好的点头加微笑,他们从来不排斥外来人,他们希望任何人来到这个靠海的小镇都能够感到温馨。

但这名女子却令他们觉得退缩了──在好几个人都被那女子视若无人的态度给弄的尴尬转回头后。

她只是缓缓的走着,走的很缓慢,但不是在观察周围的环境,因为她眼睛始终直视前方,周遭的任何事、任何人都没能勾起她的兴趣。

直到她身后的一个男孩突然的拉住了她令她转过头,而且非但没有因为被莫名其妙拉住而生气,反而对着他点了点头后,人们才注意到了这男孩的存在。

先前她几乎没有和男孩有甚么互动,而小男孩也只是安静地跟着,所有人都是过了好一阵子后才发现那男孩是和女子一起行动的,毕竟如果那小男孩不认识她的话,是不会拉着她进入他们镇上最近挺有名的餐馆又在她面前坐下的,而她要是不认识那男孩也不可能任由一个陌生孩子这样拉着还没礼貌的直接坐在她对面。

那间餐馆的服务生此刻正聚在一块儿,缩在柜台后,彼此交头接耳着,脸上看来都犹犹豫豫的。

“你去吧──”其中一个亚麻色头发的年轻服务生推了推一旁的人。“我实在不敢过去……”

“有甚么好不敢过去的?”那被轻推了的人开口,不过语气却不那么肯定。“不就是个普通的客人──”

“那么你就去啊!”

“还是算了,瞧,我还得送这杯饮料去给那桌的客人呢──”

显然那女子的表情看来太过于冰冷,即使她长的不是凶神恶煞的模样,几个服务生还是互相推拖着,谁也不想去替那位冷着脸的女客人服务。

“你们都挤在这儿做甚么?”一个男声突然从他们身后响起,几个人都僵了一下,随即转过身,讨好的对着面前的男人喊了声。

“店长──”

“别用这种声音喊我。”那男人微笑,手上还端着杯水,即使只是个很平凡的举动,在男人做来也特别好看。也令那些服务生不禁在心里吶喊了一番。

有这样帅气又有气质的店长,他们绝对是整个多佛尔最幸运的员工了

“说吧,发生甚么了?”他喝了口水,随意问道。

几个服务生似乎平时就对这位温和的店长不怎么畏惧,此刻也直接说出他们内心的想法了,指着角落里安静坐着的女子。“我们不太敢去和她说话……”

男人顺着看过去,然后──

匡当!

手里的水杯掉落在地,碎片混杂着水洒满地。

不过男人却一点收拾的意思也没有,只是愣愣地看着前方那女子坐着的位置,然后,在其余人一脸不可置信的目光下,缓缓的,几乎可以说是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女子身旁。

“我还在想你甚么时候会发现我在你店里。”那女子没有抬头,只继续着研究菜单,好一会儿,没有听见男人的回话,才抬起头,看着男人,不知道为甚么,女子望着男人的眼神令他觉得有些古怪。“好久不见了,Hamish。”

“好久不见……”男人,不,Hamish喃喃的说着。“好久不见……?”突然,怒瞪着面前的女子。“你也敢和我说好久不见?”他低吼。“这么多年了──你……”他瞪大了眼,不过像是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气,直接摊坐在不知道甚么时候已经被拉开了的椅子上。“这么多年……你就从没想过回家看看……”他将脸埋进手掌里,虚弱的说着。“Josh知道你回来了吗?其他人知道了吗?”

女子摇头。“我一到,就先来这里了。”想了想,又加了句。“抱歉。”

Hamish抬起头。“我们以为你死了。”他哑着嗓子说。“Tahlia──我们以为你死了……几年前你们那儿发生的事,我们不是一点也没有听说……”

“我没有死。”Tahlia淡淡地说。“我还坐在这儿,不是吗?”

“那你怎么都不曾回过我们的信?”Hamish又激动了起来。“我们寄了上百封……不,上千封信给你,为甚么你都不曾回过?Tony还说──他还说要冲进魔法界……冲进魔法界找你!不过如果没有你的带领,我们没有人成功找到进入对角巷的入口……就连Josh曾经进去过也找不到──我们……”他全身都在颤抖着。“我们都以为……我们永远失去你了──”

“抱歉。”

Hamish摇头。“我不是要你道歉,Tahlia──我只想知道,这几年你去了哪里,又为甚么从不和我们连系。”

Tahlia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我不敢冒险的贸然联系你们。”

“所以我们听说的是真的──”Hamish点头。“你们那儿真的发生了甚么事……”

Tahlia并不意外Hamish会听说Voldemort造成的混乱,毕竟有不少起攻击行动是针对麻瓜小区的。“是的,而我们赢了。”尽管双方付出的代价都很大,她实在幸运,她还活着。

“但为甚么?”Hamish又问道。“就算真发生了甚么争斗,那又关你甚么事了?为甚么你会不敢联系我们?”

“因为我参与了。”Tahlia开口。“Hamish,我参与了那个争斗。”说完,缓缓地转回头,空洞的凝视着前方。“但我不会再和那里有任何牵扯了──”

Hamish没有回答,他直觉认为Tahlia还有话没说完。

“我很累了,哥哥。”Tahlia果然又开口。

“那就回家。”Hamish马上说道。“家里随时在等你──”

Tahlia摇头。“不。”她直接的拒绝了。“太多人知道你们住在哪里了──我想要的是,从此消失……从此从那里消失。”

“但你却过来找我们了──”Hamish期待的说着。“如果你真打算永远离开,为甚么要来找我们?”他问道。“要是真有人想找出你,我们显然不能彻底瞒住一个巫师吧?毕竟你们有……怎么说?你们多的事让人说出秘密的手段──”

“所以我不会告诉你们我要去哪。”Tahlia淡淡地说。“我这次来,是想让你们见见一个人。”

“谁?”

Tahlia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指了指一直安静的坐在她对面的男孩子。“见见Nigel。”Hamish这才发现了还有一个小孩子坐在这儿,方才见到了Tahlia给他的惊吓太大,令他压根没有注意到身旁的任何人。

“他是我儿子。”

“你现在是在告诉我们,我们找你找了那么多年都找不到,就在我们都以为你死了之后,你却突然出现,还带着个……儿子?”

Tahlia已经不是坐在餐馆里了。

现在她坐在她无比熟悉的客厅沙发上,Nigel就坐在她身旁,依旧没说任何话,而对面坐着四个男人,都严肃的看着她。

方才的话是Josh说出的。

Tahlia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坐着。

“这很好──”Josh继续说道,尽管声音颤抖着,不知道是哪一种情绪的颤抖。“这很好,Tahlia──你有儿子了。”

“我不是小孩子了,Josh──”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小孩子了!”Josh突然大吼。“不过那个人在哪儿?他陪你来了吗?”不知道为甚么,他就有种直觉,他很讨厌那个孩子的父亲,嗤了一声。“显然他没有过来,他在哪里,Tahlia?”

Tahlia好一会儿了才开口。“不重要了,我不打算再看见他了──”

“不如让我来猜猜吧?”Josh怒道。“Sirius小家伙?”这猜测十分合理,鉴于面前的男孩子也有着一头黑发。

Tahlia摇头。

“James?”

“James和Lily结婚了,Josh。”虽然他们都死了──不过Tahlia并没有把这句话给说出来。“你们别猜了,都过去了──”她说道,然后缓缓站起身,身旁的男孩马上跟着起身。

“你去哪?”Billy马上问道,随时准备跟着跳起来。

“我是来道别的。”Tahlia说道,没看见四个男人听了她这句话后都是待愣住。“而我现在要离开了。”

她不希望任何人找到她,虽然她敢肯定那个人是绝对不会想来找她的,但Sirius会。

而只要有一个人有着想要找到她的想法,她就不会待在这儿,因为这里一定是他们找寻的重点地方之一。

“那里已经没有任何我会在乎的东西了,哥哥。”她说。“很抱歉我让你们失望了──”微微躬下身。“谢谢你们照顾我长大,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们……”

四个人都说不出任何一句话。

尽管Tahlia说了魔法界已经没有任何她在乎的东西了,但这一定是谎言。

要是不在乎,怎么可能会想离开的远远的。

而最后,他们眼睁睁的看着Tahlia拉着那名为Nigel的男孩消失不见,没能够挽留。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失而复得后,才又发现他们根本从未得到,那一切只不过是他们的错觉而已。

隔天一早,一个男人按响了他们家的门铃。

Watson家一直都鲜少人拜访。

抱着疑惑的心情打开门的Tony,在看见来人是Sirius后,便焦急地将他拉入室内,其余人在看见了他后也冲上前,直接丢出了一个个的问题砸在他身上。

Sirius被问得晕头转向,本来他就是抱着一大堆问题例如Tahlia的行踪之类的过来的,谁知道他一到达这里就被扔了更多的问题──不过这并不妨碍他从Tahlia哥哥们的问话中归纳出一个结论。

Tahlia回过这里,带着Nigel,不过马上就走了。

带着Nigel……Sirius想起了那个沉默寡言但其实内心非常脆弱的男孩子,嘴上不自觉的咒骂了一句。“我一定要杀了Snape。”

然后,一抬起头便发现面前四个男人瞪大了眼,但却是恍然大悟的模样。

不只Sirius从他们的话里得出结论,他们也从Sirius无意识的那句咒骂得到了他们的解答。

Severus Snape是吧?

很好──

非常非常的好。

或许他们该问问Sirius小家伙,怎么样才能找得到那该死的男人的住处。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带老婆给别人玩的过程 大叔你的太粗_可否对我温柔》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