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我故事 李世民和萧皇后小说_老九门念糖酥

小小强 2020年08月13日 游戏竞技 6,497 13 喜欢 (0)

“唐长官,稍安勿躁。”陆建勋无论心中如何气愤恼怒都只能把笑容摆在面上,自己心底的怒气还没发泄出来正堆积喷薄的此刻却要强硬地压制还要摆出笑脸来安抚别人的情绪,不得不说,陆建勋第一次怀疑自己的人生。

“稍安勿躁?”唐苏念冷冽的声音响起,带着冷笑的直起身子目带不屑的看他,“你陆建勋自己能安吗?”

“……”陆建勋笑笑不说话,低垂的睫毛遮盖眼底闪过的情绪,再抬眼却又是一如往常,似乎根本看不出来方才气得快要翻天的人是他一般。

陆建勋的情绪变化唐苏念看在眼底,虽然陆建勋不是什么好人,却也不是什么容易对付的坏人,但看他的表情管理便足以让人心生忌惮了。

“此事是陆某人大意了,但陆某人已经派了人追寻张启山的踪迹,还请唐长官不必担心,若是唐长官信不过在下下属的能力,也可派人寻找,下属定当以唐长官的人为尊。”

“呵!”唐苏念轻蔑一笑对上陆建勋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心底却是沉重的,“你当本官的人是跑腿的么?若是把人找回来,我便既往不咎,可若是找不回来了……”唐苏念猫瞳微眯嘴角微样,一副猎物势在必得的危险而自信的模样,“你知道后果。”

“是,下官必当把张启山寻回,将功赎罪。”陆建勋脑袋微垂收敛了自己的思索。

“把张府围成了那个样子还能让人逃出去,你可真能的。”唐苏念轻哼一声,径直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大咧咧地翘起二郎腿舒服的软在其中,丝毫没有一点客人的自觉。

“张启山跑了就罢了,怎么我方才听,陆长官想要想要下矿?”唐苏念脸上的怒容收敛,似笑非笑中带着刺探审视,“怎么,陆长官也被矿下那不知名的财宝迷了双眼了?”

“唐长官说笑了,这矿下的宝物有怎轮得到我?只是那矿是霍家的地盘,霍家早有下矿之意,只怕霍当家已经找好了帮手了。”陆建勋听了唐苏念的“质问”也不犯怵,神态自然的回答,这么睁着眼睛说瞎话还面不改色的让唐苏念不禁微眯了猫瞳。

“张启山下古墓的流言,上峰已经知晓,若是让上峰知道……”唐苏念点到即止,也不说明,嘴角却浮现了势在必得的笑容。

“唐长官,陆某人下矿除却帮霍家外,更是帮了您啊。”

“此话怎讲?”唐苏念静坐看着陆建勋装逼。

“您想想看,如今没了张启山,您对付裘德考的势力势必会被削弱,这矿下的宝藏若是得了,这找到张启山那便是锦上添花,找不到,也得以弥补一二,您说是吧?”

“这东西都尚未得手,你怎知它作用有多大?”唐苏念似乎被陆建勋说服了收敛了脸上狐狸般的微笑,垂眸沉思,似乎真的在斟酌着得失利弊。

“毕竟日本人和张启山都如此重视,定然是不同寻常的宝物,必定是值得一搏的。”

“呵,说得轻巧,到时宝物在你手里,只怕就不是今日这番说辞了吧?”

“唐长官说笑了,这没了张启山的长沙,何人不以您为尊呢?”

“你这话说得可真不漂亮。”唐苏念不满的叹口气,嫩葱指尖细细摩挲着,魅人的猫瞳漫不经心地盯着指尖的动作,仿佛是在鉴赏一件艺术品。

“呵。”陆建勋垂首低笑一声,“是陆某人说错了,即便有张启山,这长沙也没人敢不给您面子。”

“哼。”唐苏念眉目不满轻哼,站直了身子,戴上早就脱下的手套,“张启山和宝物,或者……”唐苏念转眸微笑看他,“你的乌纱帽。”

深意的微笑看了眼陆建勋的头顶,也不等他的回话转身就走,一直守候在门边的唐治紧随其后,披风在身后扬起的弧度无一不彰显主人的嚣张肆意一如既往,雍容高贵不容侵犯。

唐苏念刚踏入唐院大门便收到了陆建勋抓了二月红的消息,或者说,是二月红自投罗网的消息,她秀眉顿时一凝,神色不耐,唐治看似不经心,但唐苏念的一颦一蹙却都逃不过他的双眼。

“长官。”

唐治刚开口就被唐苏念伸出手掌制止了,她自然知道唐治想要说些什么,现在不是时候,她刚把行事权交给陆建勋,他刚有了那么一点动作却要被她阻碍,这难免不让人膈应,虽然不惧陆建勋,但此刻却不适宜与陆建勋撕破脸,他还要争取时间给张启山还要在长沙保住他的根基势力,最好能稳住陆建勋,不让他乱蹦跶。

“吩咐下去,所有人不许多事妄动!”

“是。”

只能让二月红牺牲一下了,左右,也损不了他的命。

唐苏念对于陆建勋下矿一事半点忧心亦无,且不说她亲自下去还有二月红张启山相护尚且九死一生,单说二月红也不会允许陆建勋这个“反骨仔”得到墓下的东西。没了二月红的陆建勋在墓中根本就是废人一个,什么都做不了,也让他在矿洞中呆上些时日,让他分分心也好。

正巧这也是二月红冠名正大的“金蝉脱壳”的好时机。

陆建勋的得了二月红自然不会好吃好喝的候着,二者之间本就有了牙齿印,此刻抓到了人除了想要问出古墓的入口和进法,还想问出张启山的下落,这长沙之中能在重围“救”出重病张启山的人并不多,唐苏念算一个,但这个人的怀疑只在百分之五以内,而霍三娘恨透了张启山是绝不会帮他的,解九爷最近有点忙,九门其他人根本不会掺和进来,那么就只剩下与他关系密切且为长沙排行老二的二月红了,严刑拷打那是必不可少的。

只是这次抓到人却没能有机会给张启山扣一定死帽子,确实心有不甘,不过威胁到张启山回长沙,二月红还在他手上,这买卖,还能继续做下去。

唐苏念知道上次张启山“突破重围”陆建勋未必就对她没有疑心,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罢了,若是二月红再消失,她的怀疑必然会加重,那么她的谎言很快就会不攻自破,可若是二月红在他手上,在他眼皮子底下逃掉,那么,她的“嫌疑”大可洗清。

果然不多日她正听着曲儿品茶之时收到了二月红把他们仍在古墓中,消失得一干二净的消息,这一来二去的打击让陆建勋愤然杀进红府,却发现红府早已空无一人,他的夫人徒弟甚至仆人都不在,面前这座奢华繁复的宅子不过是一座空城。

二月红消失的消息并隐瞒不了几日,他看到一脸冷然的唐治昂首阔步进来那一刻他就知道一直在唐院闭门不出的唐苏念此刻也收到了消息,是了,即便不若九门世代驻扎此处,她在长沙的势力也不容小觑,这么点消息也没想要瞒多久,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来得这么快。

“唐副官,稀客呀,可是唐长官有什么指示?”

唐治面无表情看了陆建勋一眼,陆建勋却从那谭黑池中找到了那闪烁的讽刺嘲笑,心下不满,面上却只能依旧端着笑容,等候他的“指示”。

“长官早已给陆长官下过了指示,陆长官似乎并不放在心上,故而长官才派我来,了解情况,陆长官若是觉得不满或是困难,说出来便是。”

“呵,唐长官言重了,唐长官的话陆某人岂敢不放在眼里,只是这二月红和张启山皆乃长沙望族,处理起来需要一定时间,还请唐长官宽限一二。”陆建勋心里一个咯噔,唐苏念果然是不满了,是了,若是他手下的兵连一个指令都未曾完成,他只怕直接拖出去毙了都有份,又怎会这么客气说道?

“长官性子爽利最烦拖延,相信陆长官深有体会?”唐治尾音带着上扬的疑问,若黑色天鹅绒的声音扫得人心底发痒,有了起伏的语调也让他的冰冷似乎有了温度,陆建勋自然也能明白唐治那点调笑的意味,听到他这么说脑子里面自然的抽出张启山消失在他重兵包围的张府,抽了抽嘴角。

什么性子爽利,明明就是脾气暴躁,缺乏耐心罢了。

“陆某人知道。”陆建勋不论心中怎么腹诽,此刻却是只能面带微笑的答应着。

接二连三的失利让陆建勋很恼火,当天长沙城内便多了两名通缉犯。

在八爷与副官伪装成乞丐潜出长沙城当天,在枪房的唐苏念收到了北平的来信,字迹虽然是新月的笔迹拆开后却是丫头亲笔。

“长官。”唐苏念虽然面色表情并无变化,但是唐治还能能从她过长时间盯着手中信纸看出她的不妥之处,轻声询问。

“无事,回信,静心候。”

说完唐苏念眼神凌冽举起手中的枪对准了前方的靶子,极速发出几颗子弹皆中同一方位,不断的火力摩擦让人形纸张心脏处的洞口一点点向外扩张。

必须加快速度解决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我们班男生下课轮流我故事 李世民和萧皇后小说_老九门念糖酥》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