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惩罚贱奴的乳 三个学长一起上我_夜雨听铃

洪佳乐 2020年06月24日 游戏竞技 6,497 13 喜欢 (0)

殷季一种笃定的说法,南宫晓突然不好看他的眼睛,说不清楚,但只能不断的闪躲。只能矢口否认的说道:

“奴婢没有。”

“不准你再说奴婢这个词!”

殷季手掌的力道又加重了不少,快要将南宫晓提起来一样似的,南宫晓似乎知道不能再继续惹怒殷季了,她没有在说话,殷季就像是南宫晓默认了一样。

一面是生活的忙闲绣景,一面是人生的怀有功夫,一场世界的快慢合拍,一场风云的眉眼穿梭,一抹天地的灵性相映,一抹现实的茶酒共融,一道实虚的互位发现,一道繁华的创新解读。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只见南宫晓的眼眶里闪着羸弱一般的泪光。殷季也稍微松了松手,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不知道殷季今天发的是哪门子的风,南宫晓捂着作痛的下巴,一时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两人就这么对峙了一会儿,南宫晓熬不过他,打算说出口先行告退,可就当她微微张口想要说出去的时候,殷季开口说话了。

“天冷了,记得加衣。”

这句话是殷季边离开边说的,甚至让南宫晓有一种那句话并不是对自己所说,更像是自言自语的一句话。

要见着那抹鲜艳的黄色身影走出了自己的视线,她也没长出来殷季今天是怎么回事儿,一是没有问她捡东西的事情也就算了。

竟然也没有问南宫晓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要知道,小时候的殷季,她偷偷的跟进来的时候,殷季表现的有点像自己的秘密基地被发现了一样。

虽然再后来,南宫晓跟殷季谈开了之后,殷季也在没有那这个节骨眼跟她说什么。

而今天的殷季,在今天发现南宫晓在这个地方的时候,总是显得…………有些高兴…………

拍了拍自己的脸,南宫晓摇摇头,错觉,错觉,殷季高兴的样子,她还真就没看到过,所以刚才的殷季,是错觉。

“拓拔墨,你还好吗?”

南宫晓转身冲着那口井喊了起来,不过,喊了两声,却听不见下面有什么回复自己的动静,除了自己回荡在井里的声音。

“拓拔墨??”

南宫晓显得有些急了,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回复自己的声音,难不成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不应该啊,有什么事情一定会发出声音的,即使她正在跟殷季说话,也一定会听到井下的声音。

正当南宫晓转过身,想要说着井的绳子下去看看的时候,一只手突然拍了拍她的肩膀。

“啊!!!”

南宫晓被下的不轻,回头就看见不知道何时上来的拓拔墨,拓拔墨的衣襟上沾了不少的灰烬,井下长时间不用,而且从不打扫。

不干净很正常,也不知道拓拔墨究竟是不是个武林高手,刚才南宫晓回头的一瞬间,拓拔墨就能“腾腾腾”的顺着绳子爬上来。

“这么担心我?老来养的不错。”

拓拔墨在井下其实都听到了上面的情况,南宫晓可能还没见过拓拔墨面无表情甚至有些阴沉的表情。

不过是拓拔墨都在没人的时候才会卸掉伪装罢了,南宫晓不知道殷季怎么了,拓拔墨知道,拓拔墨这几天来来回回的在霜花殿里进出。

知道殷季在南宫晓的霜花殿附近设了不少暗卫的事情,井下的拓拔墨眼神隐晦不明。在听到南宫晓正在喊自己的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失神太久了。

“那你吓死我了!!”

看着这么皮实的南宫晓,拓拔墨笑出了声,很默契的没有提殷季来过的事情,只是揉了揉南宫晓的头发。

“摸摸毛,吓不着。摸摸耳,吓一会儿。”

就当拓拔墨摸了南宫晓的耳朵后,后者显然的愣住了,失去了躲避的最佳时机。

“给,就是这个了。”

拓拔墨递给了南宫晓一个看起来特别破旧的平安符,平安符上没什么特殊的。要说起来,真的比其他平安符看起来不同的就是。

这个平安符的周围用的都是金丝线,上面一个“离”字看在南宫晓的眼里异常的刺眼。这不正是殷离的平安符。

平安符上面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但是里面的东西还并没有掉出来。南宫晓手指不禁有些颤抖的拆开了这个平安符。

一张泛黄的纸张在里面还显得异常的有些破旧,她展开了那张纸,里面赫然是一张写着“殷离”名字的平安符。

“哈…………”

南宫晓有些惊讶的捂着嘴,但还是惊讶的情绪掩饰不住,一系列的疑问迅速充满了脑海。比如为什么南宫云会在到处着急的找这个平安符。

亦或者是殷离死后,他的平安符为什么会在南宫云的那里。

转载请注明来自 乐思文学,本文标题: 《主人惩罚贱奴的乳 三个学长一起上我_夜雨听铃》

喜欢 0 发布评论
乐思文学坚持原创和保持创新的用户体验设计,提供专业与创新的网站解决方案。
Top